王军涛:江胡之争势成水火


【大纪元10月16日讯】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与中共建国六十年庆典,并没有展示出胡温第四代领导就任之初所允诺的和谐社会图景,所有问题都恶化并使得中国统治者高度紧张。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极其反常地结束,为中共十八大前政治斗争留下巨大悬念。

  四中全会增添十八大权争悬念

  一般而言,中共历次四中全会都是确认下一次党代会的基本议程和方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人事布局。此后开始直到第二年最后一次党代会前,主要工作是落实这个方案。

  与其它所有世界上大党一样,中共内部也有派系斗争,而且常常是你死我活,但这些派系之间的摩擦、沟通和交易应该在四中全会达成妥协,党代会一般是确认某种妥协。残酷政争的大事都在党代会之间,而不会在党代会上突现。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本该进一步落实十七次党代会上确认的习近平为一把手的接班格局,让其进入中央军委担任副主席。但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甚至没有设立议程讨论这个问题。这就使得十七届四中全会后的政治斗争乃至中共十八大都充满政治斗争的悬念。

  现有分析都聚焦在十七届四中全会上习近平没有如外界预期进入中共中央军委担任副主席。根据邓小平在“六四”后定下惯例,接班核心的领导人,一定要接下党政军三套职务,才能真正是掌管中国的核心。其中,军队的掌控至关重要。因为在非民主国家中,军队是权力斗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和一九八九年邓小平都是在党内高层不支持自己的情况下,用军队为后盾重组党政核心的人事或者路线。

  由于毛泽东时期高层领导都是事实上的终身制,不存在军队接班的时间紧迫性,只要接班人进入军委副主席就算进入接班序列,最高领导在活着时带着新领导熟悉运作并确立威信。邓小平的改革建立最高领导任期后,本应该让党政军最高领导同时交接,但邓小平两次有废弃原有党政最高领导的政治需要,他把军队交出时间比党政接班时间晚两年。而江泽民眷恋权势不想交班竟沿用了此时间差。外界普遍认为,江真正最后交接班不是二○○二年交出党政权力,而是二○○四年交出中央军委权力。这样,中共权力交接程序出现一个很不合理的惯例,接班人先接过党政领导,然后再接军委领导。如果接班人在一个最高领导交出党政权力之前没有进入并掌控军委运作,那么这个接班事实上就是不完整的。就会为未来权力斗争留下极大的悬念。

   胡锦涛明白无误的政治讯息

  江泽民交接班时一直希望决定胡锦涛之后的接班人。而胡锦涛则按照正常组织程序运作,希望将权力交给长期培养的接班人手中。但在交出党政最高领导权力前,江曾(庆红)集团突做小动作,将太子党习近平安插到接班集团第一把手的位置,取代了此前呼声最高并按程序而上的李克强。中共十七大之后,人们普遍认为习近平成为第五代领导核心已是必然,但熟悉中共权力运作机制的人都知道,只要军委没有完成交接,习近平接班就有巨大变数。当年刘少奇和赵紫阳都是因为没有军权而从已完成交接党政的领导岗位被拉了下来。如果胡锦涛想扭转习近平接班趋势,可以从阻止习近平按期进入中央军委下手;或者让习、李同时进入中央军委,形成集体熟悉军委,这样以后就可以再翻牌。

  四中全会没有讨论习近平进入军委的议题,这说明胡锦涛选择了不让习近平接班的政治决定,以采取不让他进入中央军委的方式制造悬念。会后有媒体认为,习近平即使以后进入军委也不影响他接班。这些人不懂得中共政治运作。习近平如果不能在四中全会进入军委,这不仅使得他在担任党政一把手后仍可能被搞掉,而且他也无法熟悉军队的运作和人事。如果习近平足够能干,缺乏运作经验尚可在短期内弥补,但他将错过参与关键年份酝酿军队人事变动的机会。军队提拔是严格的独立封闭、程序化和阶梯化的过程,一个可能与习近平同期担任军队重要领导位置的军队领导阵容,必须在他进入最高领导前就熟悉,才能有效地配合其工作。

  在没有任何重大理由甚至没有藉口的情况下,推迟习近平进入军委时间,明白无误地传递出这样的政治讯息:胡锦涛决心尽力利用一切机会去阻止习近平接班,并且正在主导这一进程和后果。由于中共高层政治在八九年后又进入类似毛后期的宫廷政治模式,其间最重大事件都是由内室密谋和阴狠招术决定的。胡锦涛这一姿态,不仅向追随者发出政治权争的公开动员令,而且给党内风派投机家们一个新的信号,胡锦涛考验他们的关头和他们立功升迁的特别机会来了。这些人在中共意识形态破产、腐败泛滥的情况下,构成中共最能干群组中的主体。这些人将会开始政治站队并进行政治效忠式的政治运作。紧接着十七届四中全会后,官方媒体以报道伟人的语气报道李克强登上井冈山,更增加了接班悬念。

   江系迅速反击力图稳住阵脚

  因此,十八大以前,中共权力斗争将会趋于白热化。江泽民和胡锦涛将会围绕主导下一任接班核心而展开决定性的角逐。现任核心成员和投机家们将登台表演,捕捉机会,大展身手。

  果然,就在十七届四中全会刚完,江系迅速反击力图稳住阵脚,以防止出现“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的崩盘局面。本来,胡想利用国庆六十周年的机会充分表演他领导中国的地位,以推动局面进一步发展。但江泽民立即高调复出参加所有纪念活动,尤其是在国庆节那天,奇怪地坐在特制的高椅上,好像站立一样死死钉在胡的身边,似乎向世界表明,他还健在权力中心。仍被江系把持的中央电视台极力配合,利用现场摄像和转播之间的半分钟巧妙嫁接镜头,掩饰江泽民坐在高椅上的疲惫不堪的样子和其他丑陋恶习的丑态,凸现江的严肃庄重,甚至伪造民众欢呼江的镜头。而对胡锦涛却呈现呆若木鸡的无能状,让胡锦涛唯一的笑脸都给与女兵阵容和女民兵阵容,让胡显得是一个好色庸君。

  十八大前,江胡之争已成水火之势。这是党内权力斗争,当属春秋无义战。不过,在江泽民执政十三年期间,全面扭转了八十年代认同人类社会普世价值的改革风气,造成中国腐败和贫富差距,甚至把共产党一党专制变成太子们的私家天下,为祸中国将达数代。这是从任何人类社会的文明标准看都是罪恶的政治。江的做法不仅彻底葬送了中共向国人赎罪的最后机会,而且中共打天下而牺牲的一代理想主义者也受其牵连而成千古罪人。这些人当时抛头颅洒热血,决没想到要建立这样一个私家天下。这样的政治态势不应该也很难再继续进行下去。只有全面清理江集团,才会给中华民族一个机会,重建对正义社会的信心和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