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毛像泼漆 六四民运人士获释

  综合外电报道,六四天安门事件中,用油漆泼污毛泽东画像而入狱的民运人士俞东岳,周叁获释。他的家人表示,俞东岳已经神经错乱,反应迟钝,并且不肯讲话。

  路透社引述人权观察组织对话基金会负责人表示,叁十八岁的俞东岳服刑近十七年後,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四月访美前,重获自由。

最後一位获释重要人物

  对话基金会主席康原(John Kamm)表示,「俞东岳是最後一位获释的天安门事件重要人物」;不过,俞东岳出狱後,还约有七十名因天安门事件入狱的中国政治犯仍在服刑。

  俞东岳被捕前曾任职《浏阳日报》美术编辑。据报道,俞东岳在弟弟陪同下,经过七小时的汽车路程,已返回湖南家乡;俞东岳的弟弟说:「哥哥认不出我,我们也不能相互理解。」

  俞东岳的母亲在二○○四年探监时,他已显得无意识,且不认得自己的母亲。

十七年监禁已神经错乱

  根据过去经验,中国在重要访问行程前会释放政治犯。俞东岳的获释是否与胡锦涛预计四月访美有关,目前无法确定。

  一九八九年五月学潮期间,俞东岳与湖南省浏阳县大湖镇滩头小学教师余志坚、湖南省长途汽车公司浏阳分公司员工鲁德成,用墨水和装有油漆的蛋壳投掷、污损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肖像後,被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擒获,交给公安。

  一九八九年六月叁十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破坏和反革命煽动罪」,判处馀志坚无期徒刑、俞东岳有期徒刑二十年、鲁德成有期徒刑十六年。

  鲁德成在二○○四年底逃离中国後表示,一九八九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涂污毛泽东遗像的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监禁到「发疯的地步」。

  鲁德成说:「在二○○一年前往湖南第一监狱探视他时,我们几乎认不出他,他的眼神呆滞,反覆喃喃自语。他已不认得任何人了。」   他说:「他的头部右侧有一道严重的疤痕。俞东岳曾经被绑在电线杆上,连续数天在太阳底下曝晒。俞东岳又被单独关押了两年,从那时起,他就变成这个样子。」

  俞东岳的父亲俞英揆(译音)向法新社表示,对於俞东岳获释感到非常高兴。下一步是想办法医治他的精神病。

  美国之音报道,俞东岳的母亲吴平华证实俞东岳出狱的消息。

  吴平华表示,过去曾经五次传出俞东岳即将获释的消息,但最後希望都落空。她相信这次的消息应该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