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10月8日早晨,笔者同刘霞打电话,她告诉我晓波被判劳教3年。我发出了新闻稿,10月8日下午就在街上买到了“星岛晚报”,报纸在头版大半版刊登了这新闻。香港回归20年,“星岛晚报”这样的平面报纸一份份消失。全世界数万人包括一些总统,国会议员寄给刘晓波的信,全部都被扣押

1996年10月8日早晨,笔者同刘霞打电话,问刘晓波是否从广州回到北京,刘霞同我说,晓波被判劳教3年。我记得是早晨8:30传真出新闻稿,但後来我去街上买物品,我惊奇地在便利店看到,早晨8:30发出的新闻稿,“星岛晚报”在头版大半版报道了信息中心的这新闻。信息中心发出过上万篇新闻稿,许多被全世界通讯社引用後,可被全世界数千家报纸刊登有数亿读者,但都是当天发新闻稿,第二天才是报纸刊登,但“星岛晚报”这次极其特别。
比较巧的是,刘晓波是2010年得诺贝尔和平奖,也是10月8日。在10月6日我知晓波会得奖後,我同刘霞说,你将你同晓波所有亲属的家中电话,手机号码都给我,刘霞将她妈妈,哥哥弟弟,刘晓波兄弟等电话都给了我。
刘霞母亲今年4月21日逝世,刘霞父亲去年逝世。父母的相继过世令刘霞哀痛,也令刘晓波更哀痛,因为刘晓波无法见他们最後一面,也无法参加他们的葬礼。
刘晓波的哥刘晓光,刘晓辉及刘晓波弟弟刘晓暄叁兄弟从2016年8月至今没能同刘晓波见面。刘晓波所在的锦州监狱,普通犯人如果是亲兄弟姐妹的每月可以申请探望一次,且每人可单独去,但当局却只批准刘晓光,刘晓辉,刘晓暄每年探监一次,且叁人要同时去不可单独申请,故从去年8月叁人探访至今没有再能同刘晓波见面。
锦州监狱普通犯人可以发信也可以收信,但从刘晓波入监狱至今,监狱从未批准刘晓波给任何亲友发信甚至是明信片,而亲友的信甚至明信片以及全世界数万人包括许多有名的总统,前总统,国会议员,宗教领袖寄给刘晓波的信,全部都被扣押。刘晓波家人批评当局违反联合国人权公约及“中国监狱法”阻止探视及通信。
2017年5月28日 PM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