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5月,信息中心在全世界第一次将“64”镇压视频放到网站上,国内很多人可直接看到及下载迅速在国内传播。香港“有线电视台”去到广州打开这视频做了4分钟的新闻报道。有线明天凌晨播欧联决赛,可能看到入波笔者都没心情开心,因为28年前的那收音机里不断传来的枪声令我们哭成泪人

笔者硕士学位是电脑有关专业,没有“64”的,极大的可能是去德国留学成为电脑博士。“64”被大学开除後在深圳两家大型外商的电脑工厂做过多个部门的课长,经理。从电脑主机版,界面卡到电源及显示器等等,我都亲自加入到设计,采购,生产,维修,品管直到报关出货去美国,所以当时算得上是中国的电脑专家,後来在1993年来到香港。
笔者1995年帮一名富豪家属首次装互联网,连线成功後我有极大的兴奋,笔者当然知道互联网的极大潜力,当时又刚好有人想投资在有潜力的行业。
笔者1995年5月21日有关於王希哲的事要问王丹,王丹听电话,只说了一句“你过一会儿再打来”就挂断了电话,当时王丹正在签公安的传讯单,王丹被带走没有返来,後被判刑11年,直到1998年被保外就医去美国,这件事加上王希哲逃港去美国等等事,令笔者去做“信息中心”,放弃了可能成为超级富豪的互联网创业。幸运的是笔者1995年在互联网初期的投入在1998年及1999年为笔者带来了当时可以买N层楼的收入,但是後来大部分的钱用去了去获得极重要信息,以及对信息提供者出事後的补偿。
1999年笔者同CNN香港的负责人商量,想买CNN的“64”录像带版权,但CNN开出的价钱是天文数字。後来1999年5月,信息中心从朋友那拿到了一盘1小时的“64”镇压DV带,质素很好,於是笔者将录像带转成可以在网上播放及下载的视频放到了网上。
我记得当时仍可以用发群组E_mail到国内,当时信息中心收集有约20万个重要的E-mail地址,我向这20万人通知了“64”视频的下载及观看网址,後来国内很多人看到并下载了视频,视频迅速在国内传播。
香港“有线电视台”专门去到广州打开了这视频作了4分钟的新闻报道。看到内地的网站也可播我的视频,我当然很开心也有些惊讶。可能是因为信息中心在全世界首次将“64”录像带放上网,而当时绝大部分的国安部官员都不知道要怎样将录像带转视频再放上网,而封杀海外网技术又不成熟,导致我们视频可广泛传播。
有线明天凌晨2:45播欧联皇马对祖云达斯的决赛,可能看到入波笔者都没心情开心,因为28年前的那凌晨收音机里不断传来的枪声令我们哭成泪人。
2017年6月3日 PM 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