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刘霞对去美国或德国都愿意,刘霞曾去过美国。刘晓波周五初次标靶药物疗程完成,会进行体检。今天刘晓波两哥受事件刺激已病重卧床不起

今天刘晓波一名亲属对笔者表示,刘晓波,刘霞对去美国或德国都愿意,刘霞曾去过美国。刘晓波曾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
我们获知,刘晓波周五初次标靶药物疗程完成,会进行体检,故周六或周日是刘晓波出国治疗的好时机。
刘晓波的大哥刘晓光脊椎动过大手术,本来已可能自己在公园散步,但受刘晓波事件的刺激再加上近日的劳累,刘晓光今天已卧床不能起身。而刘晓波的二哥刘晓辉因事件刺激,脑血管阻塞病情加重,今天也卧床不能起身。刘晓波亲属表示,至今天中午,刘晓波情况没有恶化。
目前刘晓波使用的标靶药物索拉菲尼是对原发末期肝癌治疗的唯一一种世界公认的标靶药物,全世界数十万人在使用刘晓波同样的药物,中国的专家组“精心”治疗并不能从这件事上体现。但至今天专家仍然未有使用PD-1奥德武(opdivo)免疫治疗。有世界级的肝病专家对笔者表示,周五标靶药物索拉菲尼停用後,专家可以给刘晓波使用奥德武,奥德武每两个星期注射一次,初次注射後刘晓波就可以起飞去国外。
信息中心再次确认了有国家今年正在对原发末期肝癌进行最新试验性治疗,由於是试验性而又基於巨大经济价值试验有极强的保密,没有任何药物具体资料外,正在为刘晓波治疗的中国专家完全没有可能接触到这些最新的试验性治疗方法及新药。但刘晓波出国後,经刘晓波本人同意,基於多种重要利益,药厂很可能会让刘晓波接受最新试验性治疗,而最新试验性治疗会有“标靶药物索拉菲尼”及“奥德武(opdivo)免疫治疗”没有的疗效。
笔者算是一个坚强的人,30多年前在面临巨大生命危险,可能被解放军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时都没有去流泪,但刘晓波已令笔者流泪这麽多次。
这世界上有佛也有上帝,索拉菲尼及奥德武已证实只能延长生命不能控制癌细胞的全身扩散,但国外的最新试验性治疗可能会出现奇迹,笔者诚心祈望有奇迹。

2017年7月4日 PM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