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7月4日美国国庆香港总领事馆有酒会,我同一香港最重要政治人物谈了一件事,同维护“一国两制”有极大关系。谈完笔者仍在思考,转身时差一点撞到李嘉诚,我没说完Sorry李嘉诚就已先笑脸示意没有事。近日我将世界名人的名片找出来,上面有DNA,我为刘晓波祈福

2015年1月17日赵紫阳过世前的某一天,我拨通了曾有3800万弟子的“中功”创办人张宏堡的电话,再拨通了病床前赵紫阳亲属的电话,我叫张宏堡开始发功。
我也不知道张宏堡的遥距发功是否有效,但是当家中有亲人得了不治之症,许多香港人会去庙或教堂祈祷,而我当时的想法同这些人一样。
这20年来我在香港处理过许多重大的突发事件,这些事件拍成电影的,比虚构的剧本要“惊险”许多。不过笔者没有可能去同“观众”分享这些故事,毕竟未来在越来越恶劣的香港环境下继续做事是最重要的事,而脚踏实地的去做实事,几十年来一直被笔者视为最重要的事情。
李嘉诚的名片上应该有他的DNA,许多其他世界名人也是。张宏堡说,世界上一些人的DNA真能产生奇妙的效应,我会去信。所以笔者为刘晓波及其他人祈福,祈福,祈福!

2017年7月4日 PM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