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第16天】廖亦武披露刘霞诗歌手迹  「我厌倦了 只能看不能走的路」

2017/7/31 18:27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後,遗孀刘霞一直行踪未明。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披露,刘霞及弟弟刘晖仍未回到北京住所。刘晓波夫妻友人、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今日在facebook上披露了刘霞的诗歌手迹,创作於去年秋天,诗句提到「我厌倦了 只能看不能走的路」、「我厌倦了 无语的年年月月」、「我厌倦了 牢笼」。

廖亦武指出,当时刘霞的妈妈得绝症,弟弟戴罪在身,她的抑郁症和心脏病多次发作,却无人可倾诉,而狱中的刘晓波却不知其情况。

他忆述,去年某天,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女作家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来廖亦武的家,「我们一道给刘霞打电话。借助翻译,她和赫塔说了好多。我们都鼓励她到柏林来。她说晓波不去呀。我说你得给他说实话呀。她说他们不准啊,一有敏感字眼就掐断。我说你给他们提出劝说晓波的申请呀,理由就是陪你出国治病。刘霞笑了很久,她说好好,顺道告诉他廖秃头(即廖亦武)的下落。」


而刘霞之後让朋友辗转传给廖亦武叁首诗歌手迹,当中一首是「无题」: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 我的白色药片
我厌倦了 对你的笑
我厌倦了 火车上的厕所
我厌倦了 你的名声
我厌倦了 我的心累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 只能看不能走的路
我厌倦了 肮脏的天空
我厌倦了 哭泣
我厌倦了 所谓一尘不染的生活
我厌倦了 虚假的语言

我厌倦了 植物死去
我厌倦了 无眠的夜晚
我厌倦了 空空的信箱
我厌倦了 所有的责骂
我厌倦了 无语的年年月月
我厌倦了 牢笼

我厌倦了 我的爱
我厌倦了 身上醒目的红字
我厌倦了

(刘霞)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今早引述刘霞亲属表示,直至今天早10时,刘霞仍未回到家中,刘晖也未能回家同妻子及儿子见面。刘霞家属证实,2010年5月刘晓波到锦州监狱坐牢後,曾给刘霞发过信件,但刘霞没有收到。家属估计,刘晓波因为思念刘霞在狱中写给刘霞的信件或文字有极多,但要等同刘霞见面之後才知监狱发还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