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论:不能让刘霞人间蒸发 - 卢峯


一个月前,坐冤狱期间患上癌症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在内地强力部门监控下被火化然後被海葬,化作一缕青烟然後体无存,连存骨灰的格子也不准有,北京当权者要刘晓波个人及他代表的抗争灰飞烟灭的图谋路人皆见。
可北京当权者的邪恶丑恶还不仅如此,自从一个月前官方导演的火化、海葬仪式露过面,让大家看到她的苍白憔悴绝望後,刘晓波遗孀刘霞自此人间蒸发,不见踪影,跟友好几近完全失联,只偶尔从某些渠道知道她一些难以确认的讯息点滴,例如被国安人员带到云南旅游散心,例如已回到北京但不能返家居住……等,到昨天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又传来她暂时安好但不在北京的消息。


贴身监控或被逼疯

总之,已深受丧夫打击的刘霞在刘晓波被海葬後一个月仍得不到应有的自由,仍无法享有不被监视骚扰的空间,仍没有独自静静悼念丈夫的权利。还有比这更残忍、更不人道的待遇吗?还有比这更冷血不仁的政权吗?
任何稍有人性的人都明白,跟至亲诀别是痛彻心扉的事,痛得撕心裂肺,就像心被挖了一个透明窟窿那样,久久不能复原。在这样的时刻,失去至亲的人需要的是亲友厚实的肩膊,无条件的安慰与支持,支持她一步一步走出伤心的幽谷。何况刘霞在刘晓波过世前的八、九年只跟他见过几次面,直至他病危入院才能有多几分钟相聚(仍得在国安国保监视下),跟其他失去至亲的人相比,刘霞那份哀、那份郁实在沉重得非笔墨所能形容。正因如此,刘霞此时此刻其实更需要亲友的陪伴支持,更需要有自己的空间沉淀伤痛。
可北京当权者毫不考虑这样的需要,毫不考虑孤弱的刘霞就在崩溃边缘,依然以国保国安人员贴身监视控制,令她连透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令刘霞连靠在朋友肩上好好痛哭一场的机会也没有,巨大的心理、精神压力无处宣。这样下来,连哭的自由也被剥夺的刘霞大有可能精神崩溃,大有可能被逼疯。难道北京当权者的算盘就是把刘晓波夫妇一个逼死、一个逼疯!
其实,当权者根本没有理由继续留难、软禁刘霞。即使按北京当权者扭曲不公的法律与法制,刘霞本人也没有干犯任何刑事罪行,连形同莫须有的「寻衅滋事」行为也没有,刘晓波的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也跟刘霞没有关系。当权者有何理由长期打扰侵害刘霞的人身自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