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亲属指不敢问刘晖敏感问题怕又被断联络,不知刘霞多久可以回家。笔者1996年为刘晓波学仓颉的小事又触发悲伤,刘霞的悲伤可能是笔者百倍

刘霞亲属今天11:00表示,虽然相隔一个月可以同刘霞身边的刘晖通电话了,但好不容易情况才有这个好转,故亲属不敢问刘晖任何关於刘霞的敏感问题,只是问了刘霞身体情况,并嘱咐刘晖转告刘霞不要太悲伤。
笔者(卢四清)今天整理书时发现了一本1996年学仓颉打字的书。当时有一种打北京本地电话输入密码後由香港付费的国际电话方法,刘晓波用这种方法将几篇手写的文章传真来香港,笔者再帮他打字传真回去,晓波令到笔者去学很难学会的仓颉输入法。想到同刘晓波的点点滴滴这些小事,止不住又泪下。我都如此了,刘霞的悲伤又有多深呢?

2017年8月18日 AM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