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尾七”香港团体促中国释放刘霞

海彦

香港 ─
几十年来一直关注中国民主和人权的香港支联会,在星期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13日病逝后的传统“尾七”到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游行抗议,要求释放刘晓波遗孀刘霞和所有因悼念刘晓波而被拘押的人士。

支联会、民主党、公民党、社民连及工党等政党和团体的约50多人,星期叁下午在港岛西区警署前集合后,手拉 “释放刘霞”、“促中央政府还刘霞自由”等横幅,手举“海祭无罪,自由刘霞”等标语牌,一路呼喊“释放刘霞”、“海祭无罪”、“滥捕无耻”、“还刘霞自由”等口号,冒着高温游行到中联办。
示威者在中联办前默哀一分钟,悼念刘晓波病逝,然后由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宣读抗议书,表示要放下哀伤,继承遗志,为生者争自由,为死者讨公道。

为死者讨公道

抗议书说,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自刘晓波2010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后,一直遭当局非法软禁,刘晓波病逝后对刘霞的控制也没有停止,刘霞无法与家人及外界自由联系。声明强烈促请中国政府立即停止控制刘霞,尊重和保障她的行动和通讯自由。

抗议书还表示,刘晓波今年6月被公开确诊末期肝癌,到过世不足一个月,种种迹象显示,有关当局有拖延,甚至故意让刘晓波病情恶化之嫌,当局必须立即向刘晓波家人公开相关体检纪录,呼吁国际人权机构介入调查刘晓波之死的真正原因。

中联办同以往一样,无人出来接收抗议信。邹幸彤将抗议信和要求释放刘霞的中英文寻人启事贴在中联办的门牌上。警方没有干预。

不能接受失踪

香港80后政治人物邹幸彤大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刘晓波的骨灰7月15日“被海葬”后,刘霞目前仍没有自由,而且传出刘霞可能要到今年11月中共十九大,甚至明年两会以后才会自由的说法,这些都不能令人接受。

她说:“完全不合理。什么明年人大之后?根本现在就应该把人给放了。她没有犯任何的法律,这样没有道理的去限制她的自由,这是完全说不通的。我们得到消息更多是说,它是更加拿她的家人在要挟她,弟弟刘晖的事情,他还有案子在身,是取保的状态,你不听话,它随时给你拉进去。这是黑帮的手段去控制刘霞,当然不能够接受,也不是一个合资格的政府所要做的行为。”

释放所有人士

据网上消息,中国内地已有十多名异见人士被国保警告不要在“尾七”参与拜祭刘晓波的活动。同时,在广东新会海边公祭刘晓波“头七”被拘捕的第一批6人虽获保释,但被送回原居住地继续限制自由并接受调查。8月中被捕的马强(网名西域武僧)仍然被关押。此外,曾在香港媒体发表纪念刘晓波诗作的广州诗人浪子(本名吴明良),因协助收集编辑海内外悼念刘晓波诗作,准备在台湾出版刘晓波纪念诗集,不到两周前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拘。

邹幸彤表示,当局打压纪念刘晓波人士的方式到了莫须有的程度,令外界感到非常担忧,应当立即释放所有的人。

她说:“要立即把他们,把人给放了。浪子的案子很吊诡,它用他以前出版的展览诗集来抓他,而不是用刘晓波的事情。出版时完全没什么事情,突然现在这个时间点来抓人,你还不是因为刘晓波?这个是很危险的,因为很多争取刘晓波自由和他死后悼念积极参与的朋友,可能都会有这个危机。我们已经听到,当局是到处在问话,收集材料,去造这些人的案子。最后抓他的时候一定不会直接用刘晓波这个罪名,可能外界关注度也会少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是要警惕的。”

广州诗人浪子被从家中带走的消息,8月18日出现在推特上。随后,由诗人贝岭主持的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发布新闻稿表示,广州市珠海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人员,8月8号曾进入浪子在海珠区小洲村的住所,抄查个人诗歌和浪子去年和几位艺术家一起搞的一个个人作品展览印刷的场刊图录等资料,浪子曾在网上公布对他进行调查询问笔录原件的照片,公安10天后将浪子带走,以涉嫌“非法经营”刑拘,并抄走电脑等物品。

现年49岁的浪子此前曾因参与声援刘晓波的联署及接受香港有线电视的采访,7月1日被正式传唤,行政拘留10天。

死亡真相调查

海内外人士组成的“自由刘晓波工作组”,星期叁发表声明,请求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诺贝尔委员会派出专家,组织刘晓波死亡真相调查委员会,要求中国政府相关机构配合提供刘晓波狱中身体健康记录,彻查导致刘晓波健康状况恶化的病因,追究故意隐瞒、拖延刘晓波病情的责任。

同时,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8月30日下午的最新消息,刘霞的亲属星期叁下午确认,刘霞仍未回到北京家中,无法与亲属一起在家中拜祭刘晓波的“尾七”。

中国官方表示,刘霞是“自由的”,会保护她的合法权利,要让刘霞免受外界干扰。据信是由当局控制的社媒账号8月18和20日发布了几段刘霞视频短片。这些视频没有说明,也无法判断拍摄的时间和地点,但被普遍认为是官方刻意安排,为营造刘霞有人身自由的假象。

8月30日是联合国“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有人权组织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霞等被失踪人士,尽快签署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的国际公约。

56岁的刘霞是诗人、画家和摄影师,丈夫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一直被当局软禁,被割断与外界的自由通讯。刘霞近年患有心脏疾病,且有严重的忧虑症和失眠。国际社会严重关注刘霞的状况,不断呼吁中国政府让刘霞重新获得自由,允许她自由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