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刘霞同笔者都哭泣的30分钟通话内容

今天下午14:30,笔者(卢四清)接通了刘霞家中的座机,听到刘霞说话後,我想忍住流泪,但怎样也控制不到自己,我开始哭後,刘霞也开始哭。30分钟的电话,我同刘霞说了25分钟“吃药”,“戒烟”,“饮食”,“运动”,“来香港”,其它5分钟问了一些重要的事。
刘霞同我说,她每天要吃抗忧郁的药,於是有15分钟我反反复复用各种理由劝刘霞不要吃药,刘霞用微弱的声音向我解释她忧郁到不得不吃药,而我在流泪中坚持我的看法,我认为那些药“不安全”,且有越来越严重的依赖性,绝对要逐步减少到不再服药,而初期可用一些中药来代替。对“吸烟”,我说了5次要她戒掉,刘霞在最後答应我会尽量减少吸烟。我问了刘霞上次做全面身体检查的一些事,因为已有一年多没做定期身体检查了,我叫刘霞尽早去做,刘霞说会尽快去。
我问刘霞在家吃饭怎样,刘霞说自己做饭,我同她说出去买菜不方便,可以叫大哥,弟弟及弟嫂多做些菜送到这里来。
刘霞也答应适量多做些运动。
我同刘霞说我记得1996年至今她没有来过香港,刘霞说以前也没有来过。我就同她说试试看能不能来香港2至3个星期,令心情开朗,忧郁病可以得到治疗。说到来香港刘霞的心情好了一些,微弱的声音也大了一些。我同刘霞说许多香港人都非常尊敬同喜欢刘晓波同她,这里的气氛对她的忧郁病治疗一定有好处。我同刘霞说,来香港我可以带她周围走走,去溜冰,香港会很好玩。说到这些时,刘霞心情好了许多。我同刘霞说,“他们”不让你去美国,德国,但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且有3亿中国人来过香港,“他们”没有理由不让你来香港。我说这些时,刘霞心情好了许多。
但我说到刘晓波的事时,刘霞又开始哭泣,我也开始哭,许多事也没有再去问怕刘霞太伤心。刘霞说刘晓波海葬後空的骨灰盒,她也没有拿到。
2017年9月2日 PM 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