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耀明牧师称为入狱作准备。朱耀明六四时帮过许多学生领袖或参与人士逃离监狱之难,如今自己七十多岁也要去面临坐监。当时的“黄雀行动”有一些帮六四逃离的人在大海中遇到武警及公安失去生命。黄伊汶的父亲「尖东之虎」黄俊1995走时香港有六四学生领袖也想去拜祭

占领行动发起人朱耀明说,正就入狱作准备,他说入狱是公民抗命运动的一部分,无人会逃避,司法程序可辩明很多事情,可让社会反思为何抗争者要坐监。
朱耀明出席一个电台节後表示,自己年纪大,现时每日都游泳锻身体,希望入狱时体力及状态会更好,另外亦有选定要读一系列的书籍,想好要研究的题目,计划在狱中写作。今年64时我站在离主席台10米的位置同维园11万人一起高举蜡烛。当晚最令我悲伤的是朱牧师的发言,在他下台後我去拥抱了他很久,而我说出的只是谢谢,谢谢他对六四学生领袖的帮助。
柴玲,吾尔开希甚至刘刚等许多学生领袖都会知朱牧师在“黄雀行动”中的作用,1989年镇压後许多民运人士被救都应该感谢他。“占中叁子”其它两人同六四学生领袖无关,但朱牧师完全不同,朱牧师如果坐监的,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都会不安,所以散布在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想办法为朱牧师做一些事,而许多学生领袖都同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或议员本人或助理保持交往,同他们反映意见并不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涉,学生领袖只需告知那些政治人物,一名70多数的牧师在香港因为政治抗争要面临坐监就可。香港的新闻极难在外国报道,但学生领袖将这件事写成文字材料给那些外国领导人的助理後,那些领导人或许就会看到。
今年的维园64晚会我是唯一一名参加的64学生领袖。作为香港人可以同维园11万人一起高举蜡烛,高唱旧歌是我的幸运。晚会令我血液沸腾的仍是唱那些歌,看来我广东话已纯正了,因而可以很大声自信地去唱,我一个人唱歌的声音已盖过了身边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一家,以前的名演员岑建勋他们几十人,他们唱时都比较细声。
岑建勋同陈小春等都是香港回归前港产片的重要人物。近日看“反黑”的电视连续剧,看到了陈小春等许多以前港产片演员参演的这连续剧,笔者又去怀念二,叁十年前的香港,那时才是真正的“香”港。
“反黑”中的演员有黄伊汶。他父亲「尖东之虎」黄俊1995年在殡仪馆让人拜祭时,香港有六四学生领袖也想去拜祭,但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去。
黄俊在“黄雀行动”中帮助过一些六四的人逃离了牢狱之灾,有一些帮六四逃离的人在香港同中国之间的大海中遇到武警及公安失去了生命。
2017年9月28日 PM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