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全国人大代表”表面上同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地位一样,但2014至2016这2年期间,4名全国人大代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自杀身亡,这极其清楚地告诉全世界,从中共18大至今,法制及党内民主在急速倒退,可同比“文革”初期

文革初期,刘少奇等国家主席纷纷在权利斗争中死於非命,文革後1977年至中共的18大,中共的党内民主仍正常,但近几年来,不但党内民主在急速倒退,连“依法治国”也成为笑话,为中国全部法律去立法的“全国人大代表”,2年期间竟有4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其後自杀身亡,这样恐怖的事情只有在“文革”初期才会发生。
信息中心经多方调查得知,2014年6月24日至2016年8月5日这两年期间,四名全国人大代表疑被纪检部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其後他们“自杀”身亡。这直接违反2010年修订的“全国人大组织法”第叁十二条“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
2016年8月5日,位於广东的解放军陆军第42集团军政委陈杰,自杀身亡。
2016年1月26日,湖北省长江证券公司党委书记杨泽柱坠楼身亡。
2015年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宏润公司董事长王超撞车自杀身亡。
2014年6月24日,安徽省铜陵有色金属公司党委书记韦江宏坠楼身亡
我们中心调查得知,陈杰自杀前两星期已被解放军军纪委的相关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杨泽柱坠楼身亡前,至少有10天被纪检部门限制人身自由。而王超出事前,有3天被纪检部门人士参与的相关人士限制人身自由,而韦江宏坠楼身亡前,有2天被纪检部门人士限制人身自由。
对这些事件,我们信息中心都进行了调查,例如对神秘的“王超”事件,我们从保定市高阳县刑侦大队专案组,高阳县交警大队事故组获得重要证据证实王超是驾车自杀而不是普通车祸。
两年就有四名全国人大代表自杀死亡,如果中国的“国会”议员连自己的生命都保护不到的,而“国会”议员亲自制订的法律又是一张废纸的,那麽中国的法律能保护普通人民权利就是空话。而“全国人大代表”都这样被对待的,那麽省,市,县的人大代表被违法对待的情况就会有极多,而“全国人大组织法”这法律就成了一纸空文。
香港人对全国人大的“释法”非常敏感,但香港人如果知道有权“释法”的全国人大代表也被非法对待,而2年就有4人自杀死亡,香港人对“释法” 会怎样看?这样一个“全国人大”竟然凌驾在香港的终审法院之上,香港有100%的“司法独立”吗?

2017年9月29日 PM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