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颠覆罪成被判刑,2016年多於3500人涉“颠覆罪”,是文革以来最恶劣。信息中心原计划在习近平访美时用“709”酷刑案将习起诉到美国法庭令习在美法庭受审,但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阻力。中共在港宣讲19大是习的指令

江天勇被判颠覆罪成,在长沙市法院被判刑2年。“颠覆案”(以前的反革命罪)是文革後40年来中国政治最主要的风向标之一,目前是1977年以来最恶劣,这也显示中国的民主同政治改革是40年来最差的时期。信息中心收集到的资料显示,在2016年全年间,中国至少3500人涉“颠覆罪”,大部份的人被拘留释放後再被转“监视居住”。1977年文革後,中国政治改革运动崛起,“民主”运动影响了许多人,但後来魏京生,王希哲,徐文立,秦永敏等80人被以“反革命罪”判刑,中国的民主运动进入“中潮”。邓小平其後也没再大批镇压异见人士,而异见人士至1985年才又进入政治改革高潮。1986年的学潮只是令一些推动中国民主的人被开除党纪,另外只有约50名学生被判劳教。1989年“64”後有大的镇压,在後来2年中,以政治罪名“反革命罪”判刑的也只是1000多人。1992年至1995年比较平稳,1995年王丹被捕又引起对异见人士的关注,而1996年刘晓波被判劳教,王希哲逃港都引起对过对异见人士的关注,但因香港要回归的原因,只有王丹等几十个人被判刑,没有出现大的镇压。邓小平1997年死後,江泽民开始有政治改革的自信,魏京生,王丹被送去美国,而中国也出现了1949年後唯一的一次组党运动。1998年异见人士组建“中国民主党”,一年间中国自称“中国民主党”的人士多於10万人,支部上千个。连湖南大学也有“中国民主党湖南大学筹委会”。这场运动本来是推动中国民主的一次极好机会,但一些太过激的异见人士将运动破坏,再加上1998年12月江泽民访问日本不顺利,而李鹏又利用了江泽民在日本。
对於“中国民主党”的运动,曾庆红,江泽民,甚至李鹏开始是容忍的,但1998年12月江泽民访问日本期间,有异见人士太过激宣布要召开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有国外媒体访问李鹏时多次问到“全国代表大会”,後李鹏代理主持政治局常委会议,初步决定要拘捕叁名“中国民主党”创办人秦永敏,徐文立,王有才。江泽民访问日本不顺利,回北京当天交江泽民拍板,第二天叁人“颠覆罪”被拘捕,数星期後被判刑,全国开始打压“中国民主党”。
异见人士问题当然可以极大地影响外交。“709”案多人遭受酷刑。今年4月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信息中心计划就“709”酷刑案向美国法院起诉习近平,并向习近平递交美国法庭的传票。习近平4月的访问并非国事访问,传票交到习近平周围随同人士手中後,习近平很可能要面临出庭,但该计划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阻力。今年2月27日,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瑞士,比利时、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法国、德国、瑞典和英国等11个国家,通过他们的驻华使馆,共同签署了一份递交给中国政府的信件,就“709”案酷刑问题对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批评,这是异见人士问题极大地影响外交的例证。
中央官员来港,就十九大报告向特区政府人员举办讲座,这当然是习近平的指令。前几天习近平是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但习近平到达机场发表演说时说,他:“代表中国党、政府和人民,对老挝诚挚问候”。习近平将“党”放在“国家”前的用意非常明显,是为了保命不成为阶下囚而去保权力,他企图在没有“国家主席”位置後仍然用“党”的职务去控制权力包括“香港权力”。
2017年11月21日 PM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