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名民主派选举成员,应支持敢批评“中国违法”的人成为候选人。“全国人大组织法”明文规定了不经人大常委批准代表不可被“限制人身自由”,但孙政才终止代表资格之前的被看守是赤裸裸的违法。习近平的违法已令2014至2016年4名全国人大代表自杀身亡

香港1900多名选举会议成员中,有300名民主派。民主派应支持那些敢於批评中国违法的人成为港区人大代表。港区人大代表应该知道,在北京一起开会的那2000多名内地的全国人大代表,竟然连自己最基本的权力也被践踏。
“全国人大组织法”明文规定不经全国人大常委批准,全国人大代表不可以被限制人身自由,但我们获知,孙政才在不久前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之前,全国人大常委根本没有批准过对他“限制人身自由”,但他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也就是说,习近平是赤裸裸地违反了“全国人大组织法”。
2010年修订的“全国人大组织法”第32条规定:“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
信息中心调查得知,在2014年6月至2016年8月期间,4名全国人大代表疑被纪检部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其後他们“自杀”身亡。以下是信息中心对4名全国人大代表疑被纪检部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其後他们“自杀”身亡的调查:
2016年8月5日,位於广东的解放军陆军第42集团军政委少将陈杰自杀身亡。2016年1月26日,湖北省长江证券公司党委书记杨泽柱坠楼身亡。2015年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宏润公司董事长王超撞车自杀身亡。2014年6月24日,安徽省铜陵有色金属公司党委书记韦江宏坠楼身亡。信息中心调查得知,陈杰自杀前两星期已被解放军军纪委的相关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杨泽柱坠楼身亡前,至少有10天被纪检部门限制人身自由。而王超出事前,有3天被纪检部门人士参与的相关人士限制人身自由,而韦江宏坠楼身亡前,有2天被纪检部门人士限制人身自由。对这些事件,信息中心都进行了详细调查,例如对神秘的“王超”事件,我们从保定市高阳县刑侦大队专案组,高阳县交警大队事故组获得重要证据证实王超是驾车自杀而不是普通车祸。
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习近平可以否定孙政才及这4名全国人大代表被“限制人身自由”是非法吗?当然不能!因为这是赤裸裸的违法,连重庆的小学生都知。
香港的36名全国人大代表肩负有阻止中国任何人犯法的责任,因为你们是“全国人大代表”,你们要代表香港,但对於你们亲手参与投票制订的中国法律,你们也有责任去维护。香港的民主派,更加应该多做些事,因为让中国去消除公开违法是“正义”。
2017年11月24日 PM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