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今天同刘霞通话15分钟。刘霞昨天夜晚同刘晖去看了圣诞灯饰,今天刘霞向香港关心她的人说“圣诞快乐”

拨了许多次电话後,笔者(卢四清)终於在今天中午12:10分拨通了刘霞北京家中的电话。我说出是卢四清及“圣诞快乐”後,刘霞开心地笑了。我接着问刘霞身体怎样,刘霞说要每天吃药,我就同她说抗忧郁的药有副作用,要她尽量少吃。刘霞说,昨天平安夜她同弟弟刘晖一起去看了一些北京圣诞的灯饰,我就同刘霞说,要是你能来香港看圣诞灯饰就好了,香港的圣诞灯饰要比北京漂亮,我同刘霞说,去试试看过年能不能来一次香港,你从来都没来过香港,来了後心情会好些。我问刘霞12月10日媒体刊登的“亲爱的赫塔”诗的事,我说12月7日是刘晖生日,是不是那天写的?刘霞就说不是,说那诗是几年前写的。听刘霞这样说,我就说“这就好,你心情一定要好起来”。
我说28日是晓波生日,但刚提到刘晓波,电话那边的刘霞就开始抽咽,我知道刘霞又开始伤心,我马上就说,“刘霞,今天是圣诞,一定要开心,一定要快乐”。刘霞抽咽的同时用“嗯嗯”来答应了我。我接着说,我会代她向香港关心她的人说“圣诞快乐” ,说这话时,刘霞停住了抽咽,说“嗯”。最後我说我不方便打电话,要她一定要开心,我再说“圣诞快乐”後挂断了电话。通话大约15分钟。


2017年12月25日 PM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