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关于武警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的决定”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随意修改法律的铁据。以後人大常委会也可制订“关于一地两检之合作安排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的决定”。香港法庭并非不能推翻人大常委会的决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下午表决高铁「一地两检」《合作安排》的决定草案。列席会议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说,草案的说明会解释《基本法》第18条,即有关全国性法律除了列於附件叁之外,不在香港实施的条文,不适用於「一地两检」。 她又表示,香港法庭受到人大常委会约束,不存在法庭推翻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可能。
笔者认为,香港法庭并非不能推翻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这个问题可以讨论,而最根本原因在於不久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出现了随意修改法律的极其严重情况,而这件事足以影响到高铁「一地两检」《合作安排》的决定草案的法律严肃性。
中国有《武警法》,习近平5年前下令修改《武警法》但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令至今《武警法》没有被修改,於是今年10月31日,12届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审议了《关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这决定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随意修改法律而令到法律模糊的铁据。
“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将《武警法》变成了极其模糊的状况,《武警法》同10月31日通过的草案有50多条有冲突的内容,而在执法时,中国会以10月31日的草案为优先。
《武警法》并没有被修改,但目前中国有了两个有极大冲突的“武警法”。
人大常委会可以制订“《武警法》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当然也可以制订“《合作安排》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今天记者可以明确向李飞提出这个问题。

2017年12月27日 PM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