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2017年1月6日有一次“决定”是极其严重的失误及犯错,香港法庭可以推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最大的理由之一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可能失误或犯错”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在一个电台节目说,高铁一地两检方案的法律基础,在於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以及叁步走的每一步环环相扣,不应该只是抽出其中一步来判断是否有法律基础。她说,不需要用修改基本法来落实一地两检,如果仍然认为要有具体的法律条文才是法律基础,这不是正统看待基本法的方式。谭惠珠说,相信将来即使有人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提出司法覆核,本港的法庭亦会接纳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最高的权威,不会推翻有关的决定;如果就本地立法提司法覆核,法庭则会因为是立法会事务而不受理。
信息中心将逐步披露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法律问题上犯过的严重错误,以此来证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可以被香港人提出司法覆核。香港法庭可以推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最大的理由之一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可能失误或犯错”。
我们来看全国人大常委会2017年1月6日一次极其严重的失误及犯错的“决定”。
媒体在2017年1月4日报道了中国新任驻圭亚那大使向圭亚那总统递交国书情况。媒体报道称,2017年1月4日上午,中国新任驻圭亚那大使崔建春在圭亚那总统官邸向格兰杰总统递交国书,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圭外交部长格林尼奇、圭外交部总司长沃德尔、圭外交部礼宾司长伊夫林等出席仪式。
崔建春递交的国书,当然是由习近平签署的国书。
2017年1月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现的极其严重犯错“决定”,就是崔建春在1月4日已经向圭亚那总统递交国书了,迟了2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才做出“决定”,任命崔建春为大使。2017年1月6日新华社报道:“新华社北京1月6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任免下列驻外大使:
一、免去赵宏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赤道几内亚陈国友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职务;任命陈国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赤道几内亚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二、免去张利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圭亚那合作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职务;任命崔建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圭亚那合作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
既然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可能出现失误或错误,那麽香港法庭当然就可以审理香港人提出的司法覆核,通过法庭的辩论来看看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否有失误或犯错,毕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也是“人”,且多数人是中共党员,这个由中共中央提出的“一地两检”决定草案当然可能有许多漏洞及错误,司法覆核会令这些错误被香港人看清楚。
2018年1月1日 PM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