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一地两检作出决定没有法律地位,需修改基本法来实施。习近平已在28个月前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进行修改,但至2018年这法律上面仍有22处明显错误,习极其尴尬,这也显示人大常委的“决定”可以被挑战

全国政协委员谭耀宗在一个电台节目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一地两检作出决定,不是释法,相信中央及特区政府在讨论时有考虑过修改基本法来实施,後来发现不需要修改都可以做到。至於日後会否再发生类似做法,谭耀宗相信特区政府将来都不想在司法制度方面付出代价,强调今次一地两检安排并非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决定。他说,理解本港不少法律界人士,受普通法锻,接受内地法律的程度及看法有不同。
内地法律同香港法律当然绝对不同,但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法律也有程序,不是靠一个临时的“决定”,所以才有习近平目前面对对“军衔条例”的极其严重尴尬。
习近平28个月前已下令修改军队最重要的《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但至今未修改,上面有22处明显错误,如今已是2018年,但解放军这最重要的法律的明显错误今天仍可以在同解放军有关的数千个网站上看到,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变成了“依发治国”,法律同剪断发丝一样轻飘,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习近平已越来越尴尬,习近平的这种尴尬也反映即使是内地,也不可以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来改变这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一地两检作出的决定,就更加没有法律的权威性,可以被港人挑战。
解放军网站上今天仍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22处错误,例如:
第十一条 军事、政治、后勤军官实行下列职务等级编制军衔:
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上将;
第十五条 初任军官职务的人员依照下列规定首次授予军衔:
大学专科毕业的,授予少尉军衔,可以按照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的有关规定授予中尉军衔;
第十六条 首次授予军官军衔,依照下列规定的权限予以批准:
(一)上将、中将、少将、大校、上校,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批准授予;
(二)中校、少校,由人民解放军各总部、大军区、军兵种或者其他相当于大军区级单位的正职首长批准授予;

2018年1月2日 PM 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