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耀明及其馀六人分别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等罪名案件进行审前覆核,全世界的六四学生领袖应该向各国的领导人施压去援助朱牧师。北韩停止核试及试射洲际导弹的同时,可以“生产”核弹头及导弹。南北韩对话也是意味习近平同金正恩背向跑步越来越远离

占领行动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及其馀六人分别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等罪名,案件进行审前覆核,预料需时四天。戴耀廷叁人的代表律师认为控罪有重叠,控方将控罪分拆,目的是要叁人得到较重刑罚。
我记得2016年,2015年的维园64烛光晚会上都看到朱牧师同孙儿在一起,朱牧师同孙儿玩时很开心,但2017年的晚会,最令我悲伤的就是朱牧师悲痛的发言,在他下台後我去拥抱他很久,而我说出的只是谢谢,谢谢他对六四学生领袖的帮助。2017年维园64烛光晚会,我有看到以前的名演员岑建勋,可能香港大部分的年轻人,不会知道岑建勋是谁了,而香港的年轻人,更加不知道什麽是“黄雀行动”了。朱牧师六四时帮过许多学生领袖或参与人士逃离监狱之难。当时的“黄雀行动”有一些帮六四逃离的人在大海中遇到武警及公安失去了生命。参与“黄雀行动”也有歌手黄伊汶的父亲「尖东之虎」黄俊,黄俊1995年在殡仪馆让人拜祭时,香港有六四学生领袖也想去拜祭,但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去。
朱牧师如今已七十多岁了,为了自己的信念及香港的民主要面临坐监。去教堂的人应该知道感恩,柴玲,吾尔开希甚至刘刚等许多学生领袖都会知朱牧师在“黄雀行动”中的极其重要的作用,1989年镇压後许多民运人士被救都应该感谢他。散布在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想办法去为朱牧师做一些事,而许多学生领袖都同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或议员保持交往,如有人就认识正在中国访问的法国总统马龙。同马龙他们反映意见并不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涉,学生领袖只需告知马龙这些政治人物,一名70多岁的牧师在香港因为政治抗争要面临坐监就可。香港的新闻极难在外国被报道,但学生领袖将这件事写成文字材料给那些外国领导人的助理後,那些领导人或许就会看到,而马龙今天正在访问中国,或许法国的媒体会对在法国的中国64异见人士呼吁马龙关注64极其重要人物朱牧师面临坐监关注。
正在板门店出席南北韩高级别会谈的北韩代表表示,将派高级别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季奥运会,参与的除运动员外,还包括艺术表演者和跆拳道的示范队及记者。 南韩方面就建议,於平昌冬奥开幕礼上,南北韩代表团一同入场。
其实北韩核试及洲际导弹技术处於“消化”的阶段,停止核试及试射洲际导弹并不会出现技术上的停顿,而暂停核试及试射洲际导弹的同时,可以“生产”核弹头及导弹,“生产”一天都不会停下来。
其实爱溜冰的人士包括笔者当然希望冬奥会成功,希望冬奥会的选手有出色的表现,而北韩的参加会消除冬奥会的阴影。
南北韩对话也是意味习近平同金正恩背向跑步,两人越来越远离。
2018年1月9日 PM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