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部及海关总署1月5日对北韩制裁的行政法规,违反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4月17日对实施国际条约的解释。文在寅表示,如果条件合适,愿意与北韩领导层会面,文在寅同金正恩会面当然有可能,而金正恩核化的核心目的是发展经济

文在寅在新年记者会上表示,任何时间都能够举行会谈,但不可以为会面而会面,除了要营造合适的条件,亦必须要有成果。他又说,朝鲜半岛无核化是走向和平的过程与目标,争取南北韩共同宣布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不容退让的基本立场,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南北韩对话,美韩亦已决定推迟联合军演。
文在寅所说的朝鲜半岛无核化当然是与虎谋皮,就算是金正恩有意,北韩那些军头也不会同意,而金正恩当然不愿意看到内部分化,故文在寅所说的100%是空谈。而北韩的核化正是为了减少常规军费及裁军,金正恩核化的核心目的是发展经济。
文在寅去北韩同金正恩见面当然有可能,因为北韩核试及洲际导弹技术处於“消化”的阶段,停止核试及试射洲际导弹并不会出现技术上的停顿,而暂停核试及试射洲际导弹的同时,可以“生产”核弹头及导弹,“生产”一天都不会停下来,文在寅去北韩同金正恩见面的那天,北韩仍然会进行“生产”。
中国商务部及海关总署联合发出公告,指为执行联合国安理会12月22日通过的决议,2018年1月6日起全面禁止向北韩出口铁、钢及其他金属,同时全面禁止从北韩,进口部分粮食及农产品,包括菱美矿及氧化镁等泥土。
中国参与联合国针对北韩的制裁当然是违反了有效期至2021年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这个条约是国际条约,中国违背了应承担的国际条约义务,因而也是违法的行为。《条约》第叁条是:“缔约双方均不缔结反对缔约对方的任何同盟,并且不参加反对缔约对方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 ”。
由此产生了“中国违法”的极其重要的法律问题。条约中的“任何集团”当然也包括“联合国”,联合国就是一个许多国家签署条约的“集团”。中国政府参加旨在反对缔约对方(北韩)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即联合国针对北韩的制裁行动和措施,并在国内通过政府相关部门颁布有关的公告(商务部及海关总署联合发出公告,属行政法规),这已中国同北韩签署的《条约》这国际条约违背。
其实中国的最高人民法院在2000年4月17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和执行涉外民商事案件应当注意的几个问题的通知》中指出:“对我国参加的国际公约,除我国声明保留的条款外,应予优先适用。”商务部、海关总署的公告这行政法规,当然没有优先适用“中朝条约”这国际公约。
中国至今天,仍然没有解释商务部、海关总署的公告这行政法规,同“中朝条约”这国际公约有极其明显冲突矛盾之处所依据的法律。笔者建议记者在外交部记者会上提问,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问题,而香港的一地两检,更加需要中国在法律上不应该有极其明显误区,有误区就应该解释。

2018年1月10日 PM 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