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坚定派,温和派会有不同的意见同行动,中国想同梵蒂冈签署协议会出现许多变数。中国官方的天主教重要人员中有一些人是“秘密中共党员”,以後被披露後对中国同梵蒂冈建交会有重大影响

陈日君在网上回应教廷不点名批评他指内地有地下教会主教被逼退位的言论,陈日君表示,当然知道自己的言论会引起争论,但不是混乱,希望争论的结果是大家承认小组现在做的是坏事或错事,应该悬崖勒马。教廷国务卿帕洛林接受意大利传媒专访时,回应教廷与北京改善关系的目标,是为达到教会合一,希望能在善意下持续与中国对话,如果有人因此被要求牺牲,亦是为了增进全体教会福祉,不是政治交换。
梵蒂冈要求广东省汕头教区八十八岁高龄的庄建坚主教,及福建省闽东教区郭希锦主教,分别让位给遭绝罚的非法主教黄炳章,和非法主教詹思禄。事件在中国教会引起很大的震汤,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坚定派,温和派有不同的想法。
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当然是正定教区董关华神父这些人,董关华在2016年自认正定教区的主教,被教廷认为不合法。2018年董关华这样的激进派会为中国同梵蒂冈签署协议增添许多变数,因为激进派在地下天主教的高层中不是多数,但地下天主教的对中共政权不满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有许多人认同激进派,他们绝对不希望中国的天主教,变成一个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将“共产党及共产党领袖”的地位放在主之上的天主教。
地下天主教的坚定派,是指温州教区的邵祝敏主教,正定教区的贾治国主教这样的人,他们长期被中共打压,但他们又希望获得官方教会中温和派的支持。这些人也有许多困难,他们不能从海外获得资金,所以官方为他们做医疗保险等福利後,他们对激进派不会公开支持。
地下天主教的温和派受到中共的照顾,他们希望中国同梵蒂冈建交,但他们也看不惯官方教会事事要向主管部门请示的做法。
今天笔者打过电话给中国地下天主教一些重要人物,许多人仍然被中国限制不能出国,甚至不能来香港。而中国对网络控制也越来越严厉,一些天主教人士建立的群组经常被当局取消。
中国地下天主教年轻人,最羡慕香港天主教年轻人的一件事就是香港年轻人可以自由地上网,自由地网上交朋友,自由地分享对主的感恩,但内地的天主教年轻人,在网上什麽都不可以做。
所以中国地下天主教年轻人说得对,一个上网都绝对没有自由的国度,怎麽可能让人民去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如果中国同梵蒂冈签署协议後,中国天主教人士连梵蒂冈的最着名网站也访问不到的,这样的协议对中国天主教人士有什麽帮助?
中国官方的天主教重要人员中有一些人是“秘密中共党员”,以後被披露後对中国同梵蒂冈建交会有重大影响。
2018年2月1日 PM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