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佳不知将来反对基本法23条的人士会否被取消参选资格,但正是23条的立法在2003年令笔者极其接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年50万上街的人今後一定不会容忍23条去取消参选资格的。南韩改变了制裁允许北韩船只驶入,习近平弱智将中国对北韩制裁“法律法”後令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北韩会成为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同取消选举参选人的准则并不清晰,他说,不敢肯定将来反对基本法23条的人士会否被取消参选资格,无人有权威地说可以或不可以。
笔者同刘晓波一样,也多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候选人,而正是基本法23条令笔者在2003年极其接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年基本法23条的立法令到香港50万人上街游行,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很想将这奖给我这“香港人”,因为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在香港抗争就是“在中国的领土上做抗争”,而在“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方面,笔者算是全世界最有贡献的人士之一。再加上我是六四学生领袖“同6.4有关”,而笔者“在世界有比较大知名度”,笔者也“可以去领奖”等等,故香港50万人上街成为全世界焦点,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想给奖予我的最大理由。
许多人目前已在为香港的前途担忧,因为刘兆佳的说话已明确导出了担忧。基本法23条立法後,笔者如果要报名参加立法会议员的选举要怎样?肯定会被取消资格的(当然笔者不会真的有兴趣去参选)。如果许多人被基本法23条取消资格了,美国,欧洲,可能连日本,韩国都会出来说,香港违反“公民与政治”人权公约。香港几乎每年要就“公民与政治”人权公约的执行情况咨询香港市民意见并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报告,香港人应该就近日的取消资格案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投诉,令委员会2018年就开始更多注意香港。
今後因基本法23条一些人士被取消参选资格的,2003年50万上街的人会再上街吗?“无人有权威地说可能或不可能”。
南韩统一部说,北韩平昌冬奥艺术团於明日乘搭邮轮抵达,成员访问期间将住在邮轮。统一部表示,虽然制裁措施包括禁止北韩船只驶入南韩海域,但为了冬奥圆满举行,考虑放行,并争取美国等国际社会豁免制裁。
为什麽江泽民,胡锦涛年代中国同北韩的关系与现在习近平管制时期完全不同,这最大的原因就是习近平的弱智。现在南韩不制裁了,中国已“法律化”的制裁会陷入到尴尬的地位。
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北韩会成为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因为《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在北京冬奥会数月前的2021年9月会到期,延续或不延续都会是习近平极其重大的难题,因为一延长就是20年,不延的北韩就正式成为敌人,可能北京冬奥会期间中朝边界会不断有“一级战备”。不过习近平的“双保命”会越来越进入恶化阶段,习近平一走的,树倒狐猴散,“习派”会瞬间瓦解,中国同北韩的关系改善要等那之後。

2018年2月5日 PM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