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习近平同笔者都是现役军人,目前解放军绝大多数将领当年就是同笔者一样的年轻军人,他们参与了宪法“明确规定任期两届”的大讨论,他们都赞同在宪法中明确提出“任期两届”防止领导人终身制而再导致“文革”悲剧。今年解放军将领会同习近平进行更激烈的“你死我活”的斗争

叁个月前现任中央军委委员,上将张阳的“不惧死”已预示今年极多的解放军将领仍会同习近平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今年军队会发生一些极其重要意想不到的事。
1981年习近平同笔者都是现役军人,都在北京地区。目前解放军95%的将军们,37年前都是些低阶军官或“准军官”,都是十几岁或20岁出头的年轻人,当时对于中国宪法的大讨论,现在的这些将军们可能仍记忆犹新。
当时的解放军“准军官”们每周有五次政治学习,会上对敏感的政治时事会进行激烈的讨论,有时连那些“军职”“师职”的老红军,老八路也会加入到这些年轻“准军官”的讨论中发言,将军们可能仍记得当时讨论新的宪法要明确规定“任期两届”争辩,而绝大多数人通过激烈的辩论明白到了道理。
但2018年的解放军现役军人,可能有99.9%的人是在2月25日才知道要删除宪法中的国家主席“任期两届”这极其重要的内容,1981年解放军军人拥有的自由度同2018年解放军军人拥有的自由度是何等鲜明的对比。
江泽民,胡锦涛年代对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是同样的规定并没有任何问题,习近平“度身定做”令中国宪法沦落到“宪法为个人而修改”是对当年那些参加“任期两届”讨论之人的侮辱,当然也是对现任绝大多数解放军将军们的侮辱。而99.9%的现役军人到2月25日才知道,这些军人对习近平的厌恶也会很深,因为什麽大事都要隐瞒,“政治思想”工作在军队已成为毫无价值的东西,这些都会令解放军士兵去思考习近平的独裁及中国的极其不透明。
不透明连香港建制派都在尴尬,因为港澳办副主任公开同媒体讲,他一点都不知道港澳办合并之事。

2018年3月7日 PM 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