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可以申请司法覆核挑战《国歌法》的一个极大的法律漏洞,就是《国歌》的歌词可以被全国人大修改,而又可以加入习近平的名字,香港法院要怎样处理这个“极大法律漏洞”?而事实上中国的《国歌》歌词已多次因为中国政治的变化而变动,香港的小学生也应该向教师发问此问题

香港将要制定的《国歌法》有一个极大的法律漏洞,就是《国歌》的歌词可以被全国人大修改,歌词被修改後,相应的“中国宪法”,“国歌法”的相关条款也会被修改,而香港也必须跟从中国修订的《国歌法》作出修改,要在香港实施的《国歌法》,令香港市民面临到可能不得不去唱如“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高举习近平旗帜前进!前进!前进!进!”,所以香港市民应该申请司法覆核,看香港法院怎样来处理这个极大的法律漏洞。
中国的国歌歌词因中国的政治已变法过数次,经历过建立,废止,取代到恢复的曲折历程。1949年,中国决定以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文革中,田汉惨遭逼害在1968年惨死于狱中,而包括《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在内的田汉的全部作品都遭到禁止,文革时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怪事,当时的国歌只有曲没有词,只能演奏不能唱。
文革後初期,田汉未平反,中国由中国文化部牵头,成立了一个“国歌歌词征集办公室”,向全国征集国歌新歌词。经过几个月征集,收到了大批新歌词词稿,并举行多次讨论会,终于写出一首新的国歌歌词。歌词内容有“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前进!前进!进!”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叁中全会召开後,田汉冤案获平反,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决议,撤销1978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歌词,恢复原《义勇军进行曲》之词、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修正案。
习近平这次“度身定做”去修改宪法,绝对是黑白分明的对“公义”,“公正”“法律”“人权”“民主”“法制”“道德”“发展”这些人类最基本的原则的最大侵犯,而这也令中国宪法成为了公共厕所中的手纸,也令《国歌法》成为厕所中的手纸,而宪法中有如此多重要条款进行修改,习近平当N亿中国公民是透明,在宪法去投票的两星期前的2月25日才让全国人民知道内容。
这次修改宪法,全世界舆论是一面倒地对习近平进行强烈批判,但全国人大以99.9%的赞成通过。这届99.9%的全国人大代表,是以“拥护习近平”作为最重要标准精心筛选出来的,从N亿中国公民中筛选出2千多投票木偶太容易,而“木偶”当然是可以任意地操纵的。
香港市民应该一次又一次地提出司法覆核去挑战《国歌法》的这个极大的法律漏洞,让全香港人都来讨论这个极大的法律漏洞,让香港的小学生也向教师发问:“国歌歌词可以被修改吗?”“如果国歌歌词要被修改的,有什麽人可以阻止到吗?”,“国歌歌词被修改加入习近平的名字,我们仍要唱吗?“国歌歌词可以被修改是一个法律漏洞吗?”等等。
2018年3月13日 PM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