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焦躁不安“请求”同特朗普通电话,至今天下午英国,法国,澳洲,加拿大也在藐视习近平。习近平将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也列为“安检”对象防“神经毒剂”毒杀,而“神经毒剂”粘上习近平皮肤30秒就可令他致死,所以去年6月他在香港看表演时中央警卫局的全部人表情紧张到要爆炸

特朗普今天仍在玩耍习近平,至今天下午仍迟迟不发贺电给习近平,而英国,法国,澳洲,加拿大也同美国一样没有什麽祝贺。
习近平今天已在“请求”同特朗普通电话,所以明天或後天习近平又会命令新华社自吹自擂一番,说特朗普祝贺他。习近平这才是真正的“挟洋自重”,但香港的学生也看得出来特朗普是在利用习近平这名独裁者的极度虚荣心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习近平上一次的“请求”同特朗普通话是特朗普去年1月20日就职後,他就职後1月27日在白宫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举行会谈,其後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日本首相安倍晋叁,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墨西哥总统涅托,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进,韩国代理总统黄教安通电话详细讨论双边关系,唯独不同习近平通话,当时习近平焦躁不安,他通过各种关系去“请求”通电话,从那开始特朗普知道了习近平的极度虚荣心及软弱。
3个月前军委委员张阳的“不惧死”自杀是习近平同解放军将领你死我活斗争的一个小高潮,但更多的事仍是在今後一两年,习近平的病情恶化後就会在今後一两年死去。
其实张阳用“神经毒剂”去毒杀习近平极其容易,极微量的“毒剂”粘上习近平皮肤30秒就可令他致死,而习近平要经常同张阳这些人开军委会议,而对“神经毒剂”的检测极为困难。习近平被毒杀之後张阳可能马上被拘捕,但习近平死後立刻就会“变天”,习近平的各种丑闻曝光後人民可以看到习近平是那麽丑恶,故张阳很可能会成为英雄而不会被判死刑。
许多人可能以为笔者在讲一个天大的笑话,就是习近平去参加一些重要的军队会议时,会有他指定的人对包括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及其它军委委员在内的人进行严格的“安检”,习近平把许其亮,张又侠及其它军委委员也当成了可能毒杀他的“潜在敌人”,这不是笑话,这是真实发生的事。
去年6月习近平来香港,在香港看表演时,从TVB的画面可以看到,中央警卫局的全部警卫个个表情紧张到似要爆炸,笔者很少看到国家领导人的贴身警卫紧张到那种程度的。从TVB的电视画面看到,这些警卫是新面孔,这说明习近平的贴身警卫经常在变,而经常变的,就说明习近平连“贴身警卫”也无“绝对忠心”的人士,这些人可能被收买及渗透,所以习近平才需要经常换人。
习近平死之後,中国要怎样去改变仍然有极艰难的道路要走。习近平的弱智令中国的外交陷入到极度困难,习近平死之後去改变这种状况仍非常困难。习近平死之後,首先要做的就是开放“党内民主”,在逐渐实现“党内民主”後,再利用网络的力量去释放习近平这些年造成的国内民怨。
2018年3月21日 PM 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