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应该就港澳办,新华社所说的“香港绝大多数人对戴耀廷言论愤怒”进行民意调查。对自己大学的教师发生的事件通过调查可以得出客观结论。而香港特首及政府如果相信民意研究计划定期的评分是客观的,也应相信对戴耀廷事件的民意调查也会客观

笔者认为,海外富裕的华人应该联合在香港成立“民意研究计划中心”,逐步提高公信力,取代“硬”不起来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这件事如果成功了,对香港及中国的公义,民主会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笔者在香港,当然知道什麽政治问题是香港市民非常关心的问题,大致上也知道市民会有些什麽想法,但笔者没有能力知道全香港市民的总体想法是什麽,而唯一可以客观知道全香港市民总体意见的,就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这样有公信力,可以大规模进行民意调查,而调查出来的结果又会是比较客观的机构。
但“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什麽都不敢做。“修宪”同香港人无关吗?“一地两检”同香港人无关吗?《国歌法》在香港立法同香港人无关吗?“戴耀廷事件”同香港人无关吗?
全世界这几十年有如此多的“国家独立”,许多独立过程是大同小异的。那些独立意识最坚强的人,是完全相信需要建立“自己的国家”才能保护到该地区人民的人类最基本原则不受侵犯,保护到该地区人民的根本利益及自由不被侵犯,这些当然比“不独立出去”更重要。
这次修宪可以看出,“中国”这个国家,宪法中的任何重要条款,只要是一名独裁者下令,就可在2星期前全国人民才知道的情况下被这名独裁者筛选出的2千多投票木偶去通过宪法修改,宪法已经成为了公共厕所中的手纸,而习近平这个活人的名字,竟然也出现在中国宪法中。
这次修宪奠定了“香港独立”的极其重要理论基础,这理论简单易懂会被越来越多香港的小学生接受。今後有越来越多的新闻会令香港的小学生对“香港独立”重视,思考,争辩,而今後小学生同学之间就“香港独立”越来越多的辩论会令“真理越辩越明”,当然中学生的辩论会更多,而大学生则会写出许多有深度的文章甚至书籍或论文。
全世界这几十年有如此多的“独立运动”,无论是支持独立的派别或反对独立的政权都很重视究竟有多少民众支持独立,要求独立的原因是什麽,他们的年龄,教育程度,性别,经济状况等等是什麽?所以对立的两方面都会委托有公信力的民意调查机构作出调查。
2018年4月4日 PM 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