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家骅大错。习近平一两年後死後,普选及23条的问题都有可能顺利解决,因为在越来越大的“香港独立”压力下,中共的“集体智慧”,反而可以让香港人去普选,更加可以修改“基本法”,令不再要为23条去立法,彻底解决特区政府这头痛的问题让政府集中精力去改善民生

汤家骅在一个电台节目指,民主派应该把握机会改善与中央的关系,不应因为港独的问题而拉远距离。他又指出达至普选目标和二十叁条立法,是一国两制能否全面落实的关键,一国两制不成功,对任何香港人都无益,他认为民主派要思考,未来应该说服北京,还是持续与北京为敌。
汤家骅大错,习近平一两年後死後,普选及二十叁条立法的问题都有可能顺利解决。因为习近平死後,中共会走“开放党内民主”及“集体智慧”的道路,许多人在一起对重大问题进行讨论,仔细衡量每个决策的利弊,再依据民意作出决定。汤家骅近期的言论已一错再错,欧洲的大报前几天刊登了新闻,就是欧洲的人民都开始强烈质疑,中国改革开发已40年,为什麽不但不逐步推行民主,反而越来越倒退?汤家骅的言论带出了一个“投降”及“擦鞋”的问题,香港民主派要去为一个越来越独裁的习近平“擦鞋”吗?习近平就快死了,不久香港就可能面临真正的改变。普选及二十叁条立法的问题,在习近平死後当然有可能去解决。中共有了“开放党内民主”及“集体智慧”後,就一定会有修改“基本法”,令香港不再要为二十叁条去立法这样的想法。而当香港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人支持这种想法後,结果就会出现,而“普选”的问题更加容易解决。
“香港独立”的新闻,在媒体出现越来越多,这是一个不可逆的事情,因为修宪已奠定了“香港独立”的极其重要理论基础。其实全世界这几十年来,连最独裁的国家,也没有出现过这次修宪导致的对人类最基本原则进行的极大侵犯。如此多宪法极其重要的修改,从公开让全国人民知道,到投票通过只有两星期时间,而期间禁止全国人民讨论。“香港独立”的极其重要理论基础,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石上,海外的民意调查显示,全世界78%人民希望习近平在这届任期未满,现在就下台,这个结果显示全世界人民特别是大多数的海外的华人对这次修宪的结论就是:“中国宪法在为习近平个人度身定做而修改而修改又禁止人民讨论”,因此“香港独立”已有了可以非常得民心特别是香港年轻人的民心的基石。全世界这几十年有如此多的“国家独立”,都是因为该地区有越来越多的人民相信需要建立“自己的国家”才能保护到该地区人民的人类最基本原则不受侵犯,而“人类最基本原则”当然比“不独立出去”更重要。
而修宪可以看到,“中国”这个国家,宪法中的任何重要条款,只要是一名独裁者下令,就可在数星期前全部人民才知道的情况下被这名独裁者筛选出的2千多投票木偶去通过宪法修改,宪法已经成为了公共厕所中的手纸,而习近平这个活人的名字,竟然也出现在中国宪法中。中国“户籍法”规定公民可修改姓名,习近平如果向当地派出所申请改名成“习特勒”的,中国宪法则需要修改成“习特勒思想”,中国宪法已沦落到个人去派出所修改姓名的,中国宪法也需要去修改。
在29年前的今天,因为湖南权势人物的判断决定了中国29年的历史,所以历史可能是必然也可能是偶然,香港未来不会再会去为23条立法烦难道没有可能?
2018年4月22日 PM 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