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前的今天,校园区上千张评论中国民主的大字报令笔者深思。笔者是当时全国唯一的用2年读完4年学士课程且成绩特别优异免试攻读硕士的人,将公派去德国读博士,也通过了英,德,日,俄语的课程。但忧国忧民令笔者去领导学运被开除学籍。今天的大学生同我们那一代的忧国忧民比是天同地的分别

29年前的今天,笔者是在湖南长沙的“中南工业大学”读硕士,当天校园区上千张评论中国民主的大字报令笔者深思。笔者是当时全国唯一的用2年读完4年学士课程且成绩特别优异免试攻读硕士的人,又是官方的校研究生会主席,这些极好的条件令我将公派去德国读博士,涉及到的专业也非常有前途,电脑,用电子显微镜去研究黄金找矿,去研究宝石及人造宝石。公派去外国留学当时是数百万人的梦想,但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笔者当时用2年读完4年学士课程,而绝大部分科目的成绩都是“优”,笔者後来也通过了英语,德语,日语,俄语的课程考试拿到了学分。
作为全国数十万大学生中的“唯一”,我的前途可能同如今的少男少女想成为歌星,而目标又非常接近一样,但当天校园区开始的上千张评论中国民主及政治体制的大字报令我深思,最後终因“忧国忧民”的本性冒失去“梦想”的风险去组织学运。
笔者本科时是官方校学生会主席,成为硕士研究生後,是校研究生会的主席,笔者记得29年前的今天参加校团委,校学生会,校研究生主要干部会议时,全部参加者表现出的真实的忧国忧民的情景。29年後的今天,有什麽人在真心地忧国忧民?习近平,陈敏尔?绝对不是!95%的中国富人已移民或正在移民,知识分子及大学生同我们那一代的“忧国忧民"比是天同地的分别。
2018年4月23日 PM 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