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回应六四晚会指本港尊重及崇尚自由。林郑月娥应该在明年30周年时允许王丹,吾尔开希来到维园。昨天笔者在维园看到刘晓波的雕塑像时忍不住泪水,看到朱牧师的悲情时眼也湿湿。朱牧师74岁了,但可能面临2年以上的牢狱,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为朱牧师做些事情

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被问到昨晚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她说,本港尊重言论自由及各人表达自己立场,昨晚在警方配合下,有一场集会及一场游行,亦反映本港尊重及崇尚自由的特质。
昨天在维园见到一些旧朋友,我同他们谈起了许多往事,我也说,在香港就可以这样独特,每年都可来到维园,在这种实况中悼念64死难者及回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件,因为64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同朋友说,明年30周年我会叫王丹,吾尔开希,王有才等学生领袖来香港,他们过境去日本的,应该可以在香港停留。林郑月娥说“本港尊重及崇尚自由”,到时应该放王丹,吾尔开希,王有才等出机场,让他们到维园看看,如果这样做的,全世界会真的相信“本港尊重及崇尚自由”。
昨天笔者在维园看到刘晓波的雕塑像时忍不住泪水。去年64在维园时我还在想,等刘晓波放出了,我要想办法让他同刘霞来香港,我会带他们到香港周围转转,一起去溜冰,一起在维园踢足球。昨天想到这些,看到那栩栩如生的刘晓波的雕塑,泪水终於忍不住,有半小时在落泪,而看到台上的朱牧师心里更加难受,我看到朱牧师的夫人也在维园,神情也悲伤,我问朋友朱牧师的夫人有多大年纪,朋友说朱牧师74岁了,夫人应该是71岁。朋友说今年可能判,朱牧师可能坐两年牢。
朋友之间有一人是64“黄雀行动”最重要人物之一,柴玲,吾尔开希甚至刘刚等许多学生领袖都知道这位朋友,当然他们也知朱牧师在“黄雀行动”中的作用,1989年镇压後许多民运人士被救都应该感谢朱牧师及这位朋友。散布在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想办法去为朱牧师做一些事,不然我们心中会不安。今年4月5日本来想同朱牧师联络再去司徒华的墓地拜祭的,但後来做刘霞的清明拜祭报道耽误了时间没去。华叔走後我一直想在清明去他柴湾的墓地,但因为只有清明才开放,而刚好清明我都有事,所以还没有去过,我同朋友说有些遗憾。
昨天在维园的两个钟头,29年来的所有同64有关的重要日子都开始在脑中出现。看着那真实的几万烛光,我为自己是香港人而自豪,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名“6.4”学生领袖可以每年在维园看着几万烛光,去回忆自己的人生。

2018年6月5日 PM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