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岁的朱耀明牧师面临坐监,“64”时因朱牧师领导的“黄雀行动”而幸免坐监的全世界学生领袖,应该反复向“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成员等全世界可以影响香港的人物表达不满。“审议委员会”对审视应否继续当香港为独立关税区有非常重要作用,而一些在美国的学生领袖同委员会一些成员有良好关系

再有50天朱牧师就75岁了,虽然笔者每年只在“64”晚在维园见他一面,但想到一个75岁的老人因为正义要去坐牢就心中难过。
我记得2015年,2016年维园64烛光晚会,有看到朱牧师同孙儿在一起,朱牧师同孙儿玩时也开心。但到了2017年的“64”晚会,最令我悲伤的就是朱牧师悲痛的发言,在他下台後我去拥抱了他很久,而我说出的只是谢谢,谢谢他对六四学生领袖的帮助。
今年的“64”在维园,我看到朱牧师神情悲伤地站在那,我旁边的一位朋友对我说,朱牧师旁边的是朱牧师夫人。我问朋友朱牧师的夫人有多大年纪,朋友说夫人应该是71岁,朋友说案件今年可能判,朱牧师可能坐两年牢。
听到这名朋友说可能要坐两年牢时,我心里突然很悲伤,我16岁是解放军现役军人时就因政治活动而坐牢,那种度日如月的痛苦,至今铭心刻骨。
站在我旁边的那朋友同朱牧师一样也是“64”“黄雀行动”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柴玲,吾尔开希甚至刘刚等许多学生领袖都知道这位朋友。
全世界许多学生领袖或64参与人士因为以朱牧师为核心的“黄雀行动”而幸免坐监,1989年镇压後许多人士被救都应该去感谢朱牧师,散布在全世界的64学生领袖应该去想办法为朱牧师做一些事,不然我们心中会不安。
香港的许多重要人物为什麽会对前几天“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对香港的批评很不安,原因很简单,因为该委员会对审视应否因继续当香港为独立关税区有非常重要作用,委员会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香港正在同中国一样,故可以考虑在关税区上将香港同中国合二为一。
在美国,有5名前64学生领袖认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有些人同委员会一些重要人物有良好的关系,这些人应该在委员会成员,或他们的秘书或助理常去的社交平台表达对朱牧师审判的不满,这会令委员会成员产生深刻的印象,会更加关注该案件。
2018年11月19年 PM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