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在香港美国总领事的家中,笔者同美国前总统卡特就中国的民主辩论了很久。1979年邓小平同卡特说,中国目前不能有大选,最主要原因是人民贫穷,人民尤其是农民文化水平低,富裕後中国一定会有大选。台湾的每次选举都会刺痛内地极多人的心,同是中华人,人的最基本权利却是天同地的分别

2001年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在香港停留一天,在美国总领事的家中,笔者同这名“村委选举”最重要的外国推动者当面进行了很久的激辩,卡特没能说服我,我当然也没有能说服这名很有主见的前美国总统,但17年後的今天,我的观点被证实正确。
我同卡特的辩论先从村委选举是否会上升到镇一级直选开始的,这名中国村委选举最热心的推动者相信村委选举会上升到镇一级,中国民主会有很大进步。而我则断定村委选举绝对不会上升到镇一级,因为镇党委,镇政府,镇人大,镇政协这些一党专政下的体制问题根本无法解决,中国根本不会有镇一级直选,而甚至村委选举也会倒退,村党支部书记的作用会被强化。我也提到了村委选举不可能上升到镇一级直选的其它重要因素,如在西藏,新疆连村委选举都困难,上升到镇一级更加困难。
在辩论中,卡特说,1979年邓小平同他说,中国目前不能有大选,最主要原因是人民贫穷,人民尤其是农民文化水平低,富裕後一定会有大选。而我则表达不同意见,我认为中国经济已在高速发展,人民的文化水平也提高得很快,而今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会高速提高普通人民的知识水平,但这些并不能导致大选。我说,台湾,香港的民主选举在刺激内地人民尤其是中产阶层要求有选举的意识,而中共内部也有高层领导人想在“政治改革”上有实验区,这才有“中国民主党”在内地的迅速发展,但“中国民主党”个别人操之过急,令保守派有打压的理由。
最後我谈到我对中国民主的远景看法,我认为中国民主的希望仍是党内出现多名赵紫阳那样的人,从而党内民主扩大,再开放媒体,充分利用互联网,再极大地强化各级人大代表的选举,发挥人大的作用。
昨天台湾的选举许多内地人也关注。台湾的每次选举都会刺痛内地极多人的心。同是中华人,人的最基本权利却是天同地的分别,这就是中国内地95%的富人已移民或正在移民的主因之一。
2018年11月25日 PM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