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东地下主教郭希锦被迫出让主教给爱国教会詹思禄後,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强烈不满,“坚定派”普遍失望。“激进派”认为梵蒂冈近期的做法明显是对中国政府有利,而中国政府对非法限制地下天主教出境没有对梵蒂冈作出丝毫让步。教宗可能对中国天主教徒不能访问梵蒂冈官方网站非常尴尬

闽东地下主教郭希锦被迫出让主教给爱国教会詹思禄後,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强烈不满,“坚定派”普遍失望。“激进派”认为梵蒂冈近期的做法明显是对中国政府有利,而中国政府对非法限制地下天主教出境没有对梵蒂冈作出丝毫让步。教宗可能对中国天主教徒不能访问梵蒂冈官方网站非常尴尬
中国内地闽东地下主教郭希锦据报转任辅理主教,主教一职改由爱国教会主教詹思禄出任,这是中梵9月签署任命主教协议後,内地首宗由教廷主导的人事调动。
福建,河北,浙江的地下天主教重要人士对信息中心表示,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绝大部分人对此事强烈不满,而“坚定派”则普遍失望。许多人担心梵蒂冈对中国政府越来越退让後,中国对地下天主教会有更多的镇压或刁难。这些重要人士在强烈忧虑地下天主教的未来走向,因为梵蒂冈近期的做法,明显是对中国政府有利,而梵蒂冈对地下天主教的一些主要诉求,梵蒂冈都没有帮到他们,如中国政府非法限制地下天主教出境,地下天主教人员很难获发护照,这事地下天主教不断要求梵蒂冈向中国施压,但中国对梵蒂冈不理睬,导致目前是梵蒂冈处处对中国让步,而中国对梵蒂冈什麽步也不愿让。
中国地下天主教的激进派,是正定教区董关华神父那些人,董关华在2016年自认正定教区的主教,被教廷认为不合法。但同香港越来越多年轻人对中国政府不满一样,中国地下天主教中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对中国的“爱国教会”反感,对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不满,而对梵蒂冈也越来越失望,故越来越多年轻人认同激进派。
激进派始终坚持要完全独立于中共政权,所以他们被中共的打压也最深,他们担心,郭希锦被迫出让主教给爱国教会詹思禄後,对他们的镇压马上就会开始。激进派在地下天主教的高层中不是多数,但他们是中国政府的眼中钉,因为地下天主教中的对中共政权不满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有许多人认同激进派,他们绝对不希望中国的天主教,是一个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将“共产党及共产党领袖”的地位放在主之的天主教。地下天主教的坚定派,是指温州教区的邵祝敏主教,正定教区的贾治国主教这样的人,他们长期被中共打压,深知“共产党”同“天主教”之间天然的极其深刻的矛盾。但他们又希望获得官方教会中的天主教温和派的支持。这些人也有许多困难,他们不能从海外获得资金,所以官方对他们的“未经合法登记”之类的事默许,为他们中重要人士提供医疗保险等福利後,他们对激进派的支持度就有限。
“64”将至,地下天主教普遍在忧虑中共的刁难将开始。而“未经合法登记”,“土地非法占用”,“建筑物违建”都是中国政府刁难的理由,在中国说你合法就合法,说你非法就非法。福建,河北,浙江的地下天主教重要人士表示,“6.4”30周年在倒数,越来越多地下天主教人士被中国限制不能出国,甚至不能来香港。而对网络控制越来越严格,一些天主教人士建立的群组近日被当局取消。中国地下天主教中的年轻人,最羡慕香港天主教年轻人的一件事就是香港天主教年轻人可以自由地上网,自由地在网上交朋友,自由地分享对主的感恩。但内地的天主教年轻人,在网上什麽都不可以做。所以中国地下天主教年轻人都在说,一个上网都绝对没有自由的国度,绝对没有可能去让人民有真正的信仰自由。讽刺的是,梵蒂冈一再对中国让步,但中国天主教人士,连包括梵蒂冈官方网站在内的绝大多数梵蒂冈最着名网站也不能访问,梵蒂冈及教宗可能对此都非常尴尬。
2018年12月16日 PM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