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指中方可按大马要求窃听记者。笔者在2017年3月26日林郑月娥当选时的新闻稿提到,林郑月娥成为特首後,她家人也很可能会成为窃听的目标。前特首及香港超级富豪被窃听,笔者只是有线索但没有证据,但笔者绝对可以证实中国在香港窃取一些极其重要人士包括驻港外交人员的通讯资料

华尔街日报日前披露,中国公安部高层3年前曾向马来西亚官员表示,中方可按大马要求窃听监控该报驻港记者,试图令其放弃对时任大马首相纳吉等被指挪用一马发展公司资金的调查。涂谨申回应说,公安、国安工作不用特区政府配合,也基於保密原则毋须知会特区政府,不过他认为特区政府应回应事件。
2017年3月26日林郑月娥当选特首,下面是当天信息中心的新闻稿:
==================================================================
林郑月娥不是习近平想全力支持的人。中共高层“没有把柄在中纪委手中的力量”是林郑月娥取胜的关键。保护新特首团队通讯不被窃听任重道远。20多年来中国有过数百件关於香港问题的绝密文件极其严重挑战“一国两制”。东亚局势及中共19大令香港可能成为“突发事件”爆发点
林郑月娥不是习近平想全力支持的人,在中央方面,中共高层中“没有把柄在中纪委手中的力量”是林郑月娥取胜的关键,张德江只是其中之一。
在电视上看到低调的“林先生”有些感触,因为林郑月娥成为特首後,连低调的“林先生”的通讯也很可能会成为窃听的目标,虽然他可能对政治或施政根本没有兴趣。故新特首团队成员甚至他们的亲属通讯不被窃听将来任重道远。
中国的许多同香港有关的部门工作的准则是“文件”,20多年来中共有过数百件关於香港问题的绝密文件,这些文件中有许多条文是违反“基本法”,是在极其严重地挑战“一国两制”,林郑月娥当然没有看过任何一份绝密文件。而东亚局势的恶化及中共19大前越来越剧烈的党内权力斗争,令在香港爆发破坏“一国两制”的恶性事件风险急速增加,林郑月娥的新特首团队要警觉及对可能发生的事件要有应对方法。 2017年3月26日 PM
===================================================================
前特首及香港超级富豪被窃听,笔者只是有线索但没有证据,但笔者绝对可以证实中国在香港窃取一些极其重要人士包括驻港外交人员的通讯资料。
前天及昨天笔者又发现了4次周密布置,办事人员熟练的跟踪。1997年7月1日後,信息中心对某省的重大事件进行报道的,该省的国安听也会派出人员对笔者跟踪,而近年国安部对香港活动的经费又有极大增加,所以今年的跟踪会更多,今年是“64”30周年。
林郑月娥及李家超应该去重视这些对笔者的跟踪,因为2014年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斩的案件最近再次被报道,从审判的内容看,事前两名凶手对刘进图跟踪了7次,而国安的跟踪,显然会淆混那些类似刘进图凶手的跟踪,从而可能产生严重的罪案,林郑月娥及李家超有责任去防止刘进图被斩这样的罪案。从一些迹象来看,报道新疆或北韩事件的就会被跟踪,所以那些近日报道新疆的香港记者们也可能被跟踪。在香港刘进图或记者们只不过是一些文人,对这些跟踪可能完全不能察觉,但笔者完全不同,这些跟踪我的人可能会被“反跟踪”,自己的老巢也会被揭露。
2019年1月9日 PM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