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法会成为美国加速取消独立关税区的关键,取消後香港的经济,就业会受极大的冲击,极左派才是真正的“卖港”。歌词修改的控制权在中国,故歌词加入“伟大的中国宪法及共产党领导我们前进”逼香港人唱已越来越逼近。今後一旦终审法院判某种行为是合法,香港人就可用这行为去“合法”XX国歌

立法会今日对国歌条例草案进行首读及二读,支持及反对立法的示威者,隔着铁马互相指骂。香港众志早上在政总东翼前地,将一幅写上“不歌颂的自由”的横额,挂在花槽旗杆,认为《国歌法》箝制市民表达权利,呼吁当局撤回条例草案。
香港可能99%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国歌法》会成为美国加速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关键因素。美国的许多关键人物包括“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的一些人,对《国歌条例草案》也非常关注,这个草案非常有利美国的关键人物以“香港正同中国越来越相似”去说服其它人。而独立关税区被取消後,香港的经济会受极大的冲击,就业也会有极大的影响,故绝大部分的香港人,无论是香港的商人或打工阶层,都会被《国歌法》的立法损害利益,根本没有什麽人因为《国歌法》的立法而受益。
港大的民研计划,绝对要去做一次详细民意调查,就是香港民众究竟有多少人认为《国歌法》立法是弊大於利?究竟有多少人认为《国歌法》立法後市民内心会更“尊重”国歌?聂德权说,《国歌法》立法两个重点之一就是让市民尊重国歌。但如果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的人并不认同《国歌法》立法会令市民内心更“尊重”国歌的,立法会议员就应该作出回应。
国歌歌词已多次被修改,故加入“伟大的中国宪法及共产党领导我们前进”已越来越逼近。未来连香港小学生也会去问教师:“国歌歌词可以被修改吗?”,“如果歌词被修改成“伟大的中国宪法及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前进”,仍然要唱吗?”
今天在立法会的议员,一定要对《国歌条例草案》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国歌歌词是可以,也有迹像显示很有可能被修改。全国人大绝对已是橡皮图章,去年中国宪法有极多争议性的极其重大修改,但投票10天前才让全世界知,当然绝大部分的全国人大代表也是10天前才知,但几乎是全票通过了宪法修改,故绝对无法阻止中国去修改国歌歌词。
所以有独立人格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一定要去要求香港政府明确表态“国歌歌词是否可被修改?”,“如果国歌歌词被修改的,政府及立法机关要怎样做?”。香港媒体也应该将这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让香港民众重视。
未来的《国歌法》会在香港演变出一单又一单的重要新闻,未来的法庭审判违反国歌法的人也一定有律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就是“国歌歌词可以被修改吗?“可以”或“不可以”?如果法官告诉律师“可以”的,就有进一步的问题,如“以前的国歌歌词中有过“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如现在国歌改成“高举习近平旗帜前进!”後,仍要唱吗?”。香港的法律绝对不许有漏洞,所以市民要去以司法覆核去挑战《国歌法》这个极大的法律漏洞。
未来《国歌法》一定会导致香港的终审法院也会审判,因为有极多的可以在法庭上争议的问题,如奏国歌球迷可以什麽角度“背对”算合法?转45度,90度,125度合法吗?奏国歌时身上贴“习近平是王八蛋”标签违法吗?而一旦终审法院判某种行为是合法,香港700万人就可用这行为去“合法”XX国歌了 。
2019年1月23日 PM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