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习近平亲自对林郑月娥说信息中心的负责人是“颠覆国家政权”的,林郑敢不敢不签署证明书?中国“颠覆国家政权”案许多是秘密审判,香港法庭是否会公开聆讯受压。林郑及建制派绝对要去考虑香港的经济,民生,如果再折腾的,美国的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会非常快来到

20岁少女潘晓颖去年在台湾疑遭男友陈同佳杀害,笔者当然也想陈同佳在公开审判,证实他有罪後受到惩罚。但目前建制派一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借这个独立的刑事案件,形成一个“黑洞”,而这个“黑洞”一旦形成,就会有许多令香港产生负面效应的事情发生,而美国的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会非常快来到。
陈同佳的问题,绝对不是什麽很大且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香港同台湾之间,数十年来一直存在这问题,而几十年来不去修例,也从来没有民众强烈不满,但保安局的建议修例,已在香港引起了风暴。
可能绝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知这个“黑洞”里有什麽:
(1)没有说明中央参与角色。如果习近平亲自对林郑月娥说信息中心的负责人是“颠覆国家政权”的,林郑月娥敢不敢不签署证明书?不签署的香港的极左派会围攻林郑。
(2)没有说明设立追溯期。习近平甚至可以说“颠覆国家政权”的事件发生在1997年前,甚至在1989年。1989年对学生领袖的通缉令中国至今都没有撤销过。
(3)没有说明法庭是否公开聆讯。中国有这麽多的“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案件都是不公开闭门审理,他们的亲属,连妻子,父母亲都不能参加聆讯,如果中国以涉及机密为由要求香港法庭不要公开聆讯的,香港法庭要怎样做?
(4)没有说明拘捕及移交程序等,这会产生极多问题。
(5)香港同中国在许多方面有不同。死刑,联合国的酷刑保护,香港法律系统的上诉机制,这些在今後都会产生许多媒体天天报道的事情。

2019年2月13日 PM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