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逝世时只有妻子张玉珍,秘书薛京在旁,中央没有派人探视。薛京指今天医院已收回他及张玉珍探视证不能再见李锐遗体。薛京指遗体告别时间,追悼会的时间及墓地在哪都没有确定,要等待中央的指示

另外张玉珍家中电话多次都无人接听,但薛京指张玉珍今天在家。李锐家中电话常年被监听,1月17日笔者两次同张玉珍通电话时都因为监听设备出现故障而造成极大回音,而电话也曾2次被突然中断。
李锐女儿李南央今天中午仍未回到北京。
1月17日笔者同张玉珍通话时获知,当时李锐头脑仍清醒,可以记得赵紫阳逝世周年这的事,以前李锐在每年赵紫阳逝世周年日都会去赵家拜祭。
李锐是中国党史的活化石,他知道极多中共仍视为机密的中共党史大事。

2019年2月16日 PM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