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27名森林消防员殉职令习近平“武警改革”恶果集中暴露,武警大部分将校对习近平不满会增加。弱智的习让运作60年的“武警森林部队”集体转业,导致森林救火极度混乱,而新招聘的森林消防无纪律性也缺乏勇气。该事件後士气会更低落,而时隔3年再有预示极度危险级别的红色预警

四川27名森林消防员殉职,这是继山西沁源2星期前6名森林消防员殉职後的极其严重事件,目前的森林火灾,已将习近平“武警改革”恶果集中暴露。
2018年9月29日,中央军委宣布命令,撤销武警森林指挥部和下属单位及武警警种学院番号,这正式令“武警森林部队”退出现役。将“武警森林部队”集体转业,撤销“武警森林部队”,将森林救火工作转移到中国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由地方招聘的行政人员组成,不再是武警及属於军人,这就是习近平“武警改革”内容之一。
之前对於习近平要将武警森林部队撤编退出现役,武警中的绝大部分将校都反对,而提出的反对理由,就是四川27名森林消防员殉职这後果,但弱智的习近平仍强行推行“武警改革”,恶果终於集中暴露。
习近平的“武警改革”在森林方面已造成两个极其严重恶果(1)从民间招聘的森林消防无纪律性也缺乏勇气,缺乏“武警森林部队”纪律性及快速集体反应能力,也不太听从指挥。而以前属於“部队”,这些方面完全无法比(2)其它武警以前对四川,山西这样的山火是很有作用的,火在没有蔓延时当然容易扑灭,而以前的武警,地方政府可以迅速要求他们配合扑灭正在蔓延的山火,但去年的“武警改革”,将武警放在中央军委的管辖下,出动几十人也需要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正式命令。如山西沁源大火,中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最初调派的160名武警,是在接到中部战区的正式命令後才出动,山西政府已无权调动武警灭火。
这次四川更差,西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将责任直接推向中央军委,所以西部战区迟迟没有下达武警参加救火的命令,导致一个武警也没有出动。由於西部战区将责任推向中央军委,故西部战区迟迟没有调动陆航直升机去救援被困森林消防员,拖到4月1日中午12时,西部战区77集团军陆航旅才接到中央军委批准的命令,出动两架直升机飞火场,而已太迟。
时隔叁年官方再发高森林火险红色预警。4月1日18时,应急管理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气像局联合发布今年首个高森林火险红色预警,预计4月2日至8日,北京北部、天津北部、河北北部、山西、四川南部等地森林火险等级将维持在极度危险级别。最近一次的红色预警发布於3年前的2016年3月。
2019年4月2日 PM 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