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牧师获判缓刑,上千名被他领导的“黄雀行动”帮助过的人松了一口气。他帮过的人许多人都已颇有成就,有人的女儿更很可能成为北京冬奥会花式溜冰冠军。笔者是今天唯一在香港焦急等待判刑的64学生领袖,笔者真心祈望今後几十年朱牧师都可以开心地同孙儿甚至曾孙在一起,让香港人也多些“开心”

占中案今早判刑,朱牧师被判入狱16个月,缓刑两年。法官说,是考虑到朱耀明年纪大、健康状况、过去对香港的服务,亦受他的陈情感动。
看到朱牧师被判缓刑後,笔者从2017年6月4日那天悬住的心,终於放了下来。2017年维园的烛光晚会,最令我悲伤的就是朱牧师悲痛的发言,在他下台後我去拥抱了他很久,而我说出的只是谢谢,谢谢他对六四学生领袖的帮助。2018年的“64”在维园,旁边一位“黄雀行动”的核心人物的朋友对我说,朱牧师旁边的是朱牧师夫人,夫人应该都71岁。朋友说案件可能令朱牧师坐牢,我同那名朋友都感伤,而我也在心底说我要尽力用我的影响力去为朱牧师做一些事。
当然我做的事可能对朱牧师被判缓刑没有作用,香港始终是“司法独立”,但到了朱牧师今天获判缓刑的这一刻,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而如果我不去做而朱牧师没有被判缓刑的,我心里肯定会不安及内疚。
今天在不安地等待朱牧师的判刑结果时,去看了一网上影片,一名被朱牧师领导的“黄雀行动”帮助过人的人,他女儿在美国的花式溜冰练习的最新影片。这名朋友的女儿很有可能会成为北京冬奥会女子花式溜冰的冠军,到时可能会成为全世界媒体的宠儿。我记得10多年前我同这名朋友在香港办完一件重要的事情後,我同他在红的一个庙上了香,他的女儿今年13岁就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美国花式溜冰冠军後,我笑了很久後突然想到了朱牧师停住了笑,後来我去那庙上了香,上香时想到了朱牧师及那位未来的冬奥会冠军。其实如果没有朱牧师领导的“黄雀行动”,这名朋友的生命轨迹就会完全不同,他如果“64”後被捕在国内坐几年牢再出来,根本没有可能在美国遇到机会,然後再去培养这样一个极其珍稀可以去获得奥运金牌的女儿。
2019年4月24日 PM 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