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笔者要从广播道过,王丹可能都不知道上有“商业电台”及“香港电台”。2004年吾尔开希来港拜祭梅艳芳,如果梅姐是今年过身的,他绝对不能来了。笔者有一个很小的愿望,就是同王丹,吾尔开希这些朋友在香港的“又一城”或“太古城”或“圆方”或“Mega Box”一起吃餐饭,然後再一起溜冰。特区政府认为我这个愿望过分吗?

今天笔者有事要从广播道附近过,上网看新闻时,看到“商业电台”的“王丹:学生走上街头无错30年来从无後悔”的报道。王丹可能都不知广播道上有“商业电台”及“香港电台”,因为没来过香港,没有去过“商业电台”及“香港电台”,不会知道广播道在香港的什麽位置。
2004年吾尔开希来港拜祭梅艳芳,我陪他游香港时有很多笑。吾尔开希也是钟意搞笑的人,所以同他可以有许多笑话,所以那次,算得上是在香港极难得的开心大笑。如果梅姐是今年过身的,吾尔开希100%不能来拜祭了。有人说香港的“一国两制”没有变化,这就是变化啊,2004年吾尔开希还能来香港,2019年吾尔开希,王丹他们能来香港吗?
可能有些遗憾,那些多年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的64学生领袖们不能借30周年聚在一起,叙旧时也开心地去笑,让笑声洗去30年来沉积在我们心中的悲痛及不快,让笑声令我们更团结,真正去为中国的民主及自由做多些实事。
王丹同吾尔开希一样,都是钟意搞笑的人,我记得有一次同王丹在波士顿,大家开完会後就坐一圈喝酒,趁着酒意王丹就提议一人讲一个笑话,而那次笑过之後,我在香港许久都没有那样长时间哈哈大笑过了。
笔者有一个很小的愿望,就是同王丹,吾尔开希这些朋友在香港的“又一城”或“太古城”或“圆方”或“Mega Box”一起吃一餐饭,喝些啤酒,欢快地大笑一次,然後再一起溜冰。香港特区政府认为我这个愿望过分吗?如果我这个愿望不过分的,特区政府可以允许王丹,吾尔开希来香港同旧朋友一起吃餐饭,喝些酒吗?
2019年5月28日 PM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