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挡坦克英雄“王维林”30周年前仍平安及健康。笔者1999年在全世界首次将“64”镇压录像带转成视频放上网是找到他的关键。香港“有线电视台”去广州测试证实国内人上网可看到我的64视频并作了长达4分钟的新闻报道

笔者(卢四清)获知,挡坦克英雄“王维林”在“六.四”30周年前仍平安及健康,这位真名不是王维林的“坦克人”,30年来感动了许多人。
笔者1993年在香港创建了“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之後就将查找“王维林”的下落作为重点工作之一,除收集了全世界当初最原始的资料之外,也开始接触各类的线索去寻找“王维林”,後来也托朋友去问了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包括中共元老的亲属,但除了他没有死及没有被判刑,我没有得到其它重要线索。
1999年,信息中心因报道“中国民主党”及“法轮功”而在国内非常有名,国内民众从海外“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中文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里几乎每天都可听到信息中心的名字。而当时信息中心的联络也很特别,因为香港同内地300个城市做传呼联网,在当地找一个临时电话打当地本地的号码,我在香港立即会收到对方传呼,我再打回去。这是一个极安全而中国又用尽脑筋都没有破解的方法。
笔者1999年5月在全世界首次将“64”镇压录像带转成视频放上网,笔者也用20万个国内重要的E-mail地址将视频连接发送去了国内。当时封锁海外网的技术不成熟,所以视频在国内极大传播,很多人首次看到了“64”影片。香港“有线电视台”去广州网吧做测试,证实广东人上网可看到我的64视频,“有线电视台”将这事作为重点新闻作了长达4分钟的新闻报道。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华人也利用这个首次的“64”影片,进行了“64”10周年悼念活动。
这件事是接触到“王维林”的关键,因为绝大部分的中国国内人是在1999年笔者的“64”影片在中国大范围地传播後才首次看到了“王维林”挡坦克的视频,这样才令“王维林”意识到自己在海外是那样的出名,於是有人传呼我,我打回去後,知道了“王维林”的消息,“王维林”当然不是他的真名。
“王维林”同赵紫阳一样,都是笔者此生最敬佩的人之一,知道他仍平安及健康,也令笔者产生了更多的勇气,这些勇气对笔者在香港这样一个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下工作及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2019年6月3日 PM 1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