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4日凌晨4点,香港的大雨将笔者惊醒,醒来才看到身上的汗,原来雨声在令我在发噩梦,又听到了30年前6月4日凌晨的枪声。今天的香港维园,可能也有大雨,但30年来风雨无阻的香港人,一定会坐满球场,我们会同时举起10多万蜡烛,向世界宣示,30年来我们仍然对“64”铭心刻骨

30年後那些枪声仍然令我发噩梦,看来那些枪声曾对我刺激太深,到了这个特别的凌晨,香港的雨声也变成枪声进入了我的噩梦。
今天的香港维园,可能也有大雨,但30年来风雨无阻的香港人,一定会坐满球场,我们会同时举起10多万蜡烛,向世界宣示,30年来我们仍然对“64”铭心刻骨。
2019年6月4日 AM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