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今天,知悉晓波走了,我痛哭跪向地板时出意外令膝盖骨裂,至今不能再在最喜爱的跳水同溜冰上做跳跃。2017年7月10日我去了许多庙再在观音庙最近的邮筒给刘霞寄明信片,原想神明保佑病情好转,但几小时後离邮筒仅5米远发生罕见意外3名工人在公路下进行工程因污水渠爆裂离世。这是神明与鬼神同在为晓波将走而抖动吗?

逃犯条例的风波引起一些人患忧郁症,其实晓波的离世也令我在其後的几个月有忧郁症。两年前的今天,知悉晓波走了,我痛哭时跪向地板,当时头脑已不清醒,跪向地板时很大力出意外令膝盖骨裂,其後几个月要疗伤,多数在家没有外出,跳水同溜冰都不能去,游水也困难,没有了运动又常常去想晓波的事令自己产生忧郁症。
现在的鬼片电影越来越多,我真的认为刘晓波的离去触动了神明与鬼神。2017年7月10日我去了许多庙,再在红观音庙最近的邮筒给刘霞寄明信片,我想要神明保佑晓波病情可以好转,但神明可能听到了我的声音,但鬼神也察觉到了,所以才会在几小时後离邮筒仅5米远发生那极其罕见意外,3名中电工人在公路下面进行电缆隧道工程时因污水渠爆裂离世。
7月13日我在为晓波哭时,这叁名工人的家人可能也仍在哭,人生有太多的意外,所以我们才去向神明要求保佑。
我不想再去想晓波了,免得自己再陷入忧伤。但我要告慰晓波的是,70年来中国人有许多次为民主,人权,自由去对抗强权的斗争,但无论是“89六四”或“和平宪章”都没有成功,但近日香港人为中国人取得了70年来的首次胜利。
2019年7月13日 AM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