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16岁是解放军因政治坐监,邓小平曾去了解案件,我很熟悉驻军法的极大漏洞。港人每天打习近平的脸但他绝对不敢去考虑PLA,原因之一也是“驻军法”,PLA违反任何香港法律,如过份暴力,殴打市民,非礼市民都会由香港警方及香港法院处理。而PLA令示威者遭受财物损失或受伤,市民也可以提民事诉讼。也可提出司法复核

香港人左一巴,右一巴地打习近平脸,习近平都绝对不敢去考虑解放军,重要原因会超过一百个。笔者16岁时是现役军人就因为政治在解放军监狱中,当时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也看过笔者的案件的资料,所以笔者算是香港人中非常熟悉解放军运作的人士。
其实我看不到任何解放军可以在香港展开力量的方法。公路的各路口绝对会被阻止,任何军车都没有可能前进,直升机停靠也绝对有困难,且只能运送少数人,并且要面临同密密麻麻的遥控飞机相撞。海运当然更容易被阻止,且许多事发点无码头可以上岸。
前进时,200名轮椅残疾人,或妇女,或儿童,或老人,都可以阻止一万名解放军的全部行动。
七名警员因在占领运动期间殴打曾健超,被判袭击罪成判囚两年,高等法院上诉庭今天早上裁定其中两名警员上诉得直,撤销刑期,当庭释放;其馀五名被告定罪上诉失败,但分别获减刑至判监15至18个月。
曾健超的案件已非常清楚的显示了解放军如果在香港镇压示威者会出现什麽情况,有任何解放军士兵情绪失控都可能导致他们同今天的5名香港警察一样入狱。目前的解放军是“独子军”,许多人是独生子,什麽情绪失控都会有。
解放军在香港如果违反香港任何法律,侵犯香港人的人身权,由香港警方及香港法院处理,也就是如果驻军近距离同示威的香港市民接触後,出现解放军人员使用过份暴力,殴打市民,非礼市民,都可以被香港警方拘捕由香港法院审判。而解放军令示威者遭受财物损失或受伤,或军车同私家车相撞,都可以向解放军提出民事诉讼,而对解放军的任何不当行为,香港每个市民都可提出司法复核。
2019年7月26日 PM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