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来,每年的6月4日我都会在维园。在香港,我极可能是唯一的89六四学生领袖,两个多月来,我一直在香港近距离关注时态的发展,今天看到越来越强大,有智慧,团结的香港人,我最想说的就是极其感谢,感谢香港人将我们30年前的梦想,淋漓极致地在香港一点一滴地变成现实

今天20:11分,香港西隧被行路的人士堵住时,另一个直播画面播有人举起“共产党,纳粹党”的纸牌,一名女士在讲解原因。今天从下午两点至今,没有什麽人流血,香港警方只是在西环的中联办附近戒备,其它地方如香港政府总部,香港警方并不在意。
20多年来,每年的6月4日我都会在维园。两个多月来,我一直在香港近距离关注时态的发展,太古站发生警方极其暴力前,我在太古城,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令我极其愤怒。
在香港,我极可能是唯一的89六四学生领袖。今天看到越来越强大,有智慧,团结的香港人,我最想说的就是极其感谢,感谢香港人将我们30年前的梦想,淋漓极致地在香港一点一滴地变成现实。(卢四清)
2019年8月18日 PM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