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极可能是唯一可参加香港今天游行的89六四学生领袖。而今天的游行,我会特别追悼12名在1989年6月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纵火罪”极速判死刑并被执行的保护学生的市民,愿他们在天之灵可以看到今天的香港及全球

今天凌晨,港岛有身穿“食环衞承办商”黄色衣的人专门清理贴在地下的习近平“遗像”,其它的post大部分未清理,看来习近平“遗像”在地下已令许多人极其不安。但100元就可影印一千多张A4的习近平“遗像”,今後习近平“遗像”被踩已绝对不可逆。昨天有人烧中共党旗,许多新闻标题都是写出了烧“中国共产党党旗”,烧了之後,香港政府只能沉默无奈。踩五星旗可能会坐牢,踩习近平“遗像”及党旗则绝对不会,但这种效果一样。习近平去年10月1日讲话时,已将党放在国家前,而深圳万名武警练兵,叫口号第一句就是“听党指挥”,这次的10月1日阅兵解放军的口号也是,显然在内地越来越多重要的文宣,党放在国家之前。
我极可能是唯一可参加香港今天游行的89六四学生领袖,30年前我只身一人走在5万学生的最前面带领他们叫口号,那种激情及紧张至今仍铭心刻骨,所以极其感谢香港的年轻人,将我们30年前的梦想,淋漓极致地在香港一点一滴地变成现实,也令我可以在今天重温30年前的激情。
89六四後,在北京就有数百人因对抗解放军被指“暴力”而被以“反革命纵火罪”“反革命破坏罪”等判死刑或终身监禁,他们至今30年都被国际社会视为“良心犯”。而今天的游行,我会特别追悼12名在1989年6月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纵火罪”极速判死刑并被执行的保护学生的市民,愿他们在天之灵可以看到今天的香港及全球。
2019年9月29日 PM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