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游行尚未开始,我站在SOGO前,突然的两枚催泪弹令我这有支气管炎的人差点致命。我极可能是唯一在香港的89六四学生领袖,当数千名年轻人从我身边撤走时,我逆向而行...

今天尚未到3点,我站在SOGO路中央防暴警察前影像,但对面街防暴警察开始发射催泪弹,我怎样也没有想到对面的防暴警察,会将催泪弹射到了自己的警察中,我正在拍这情景时,两枚催泪弹落在我面前,一枚3米远,一枚只有1米远。我是第一次接触催泪弹,我也毫无预计要去接触催泪弹,所以连普通感冒口罩都没带,故在我去收拾地下的袋时,我已呼入了许多催泪烟,大约在10秒钟後,我呼吸极度困难,心跳变得极速,但我已开始不能行走,我挣扎地走到路边坐下,一名跑走的人向我扔下一只水,在大约5分钟里,我挣扎地走向有救护人员的地方,他们为我呼入一些药物及洗眼,10分钟後我开始平静。
89六四时,我绝食淋雨而有慢性支气管炎,至今慢性支气管炎仍令我常不适,医生也同我说过绝对不要去遭遇催泪弹,但想不到今天差点致命。
所以我今天在差点致命後反而极其平静,当数千名年轻人从我身边撤走时,我单身逆向而行...

2019年9月29日 PM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