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气及社会地位的中年人,你们明天一定要站出来去“观看”最前线,在大量的燃烧弹同砖头之间,你们的出现会鼓舞年轻人。昨天在上千年轻人急速撤退,我这中年人单身逆向走向速龙时,年轻人撤退开始慢下来,他们开始淡定下来。“六四那一晚,从星星般的弹孔里,流出的,是血红的黎明!”

9月29日下午两点我极其意外被两枚催泪弹差点致命後,我反而异常平静,4点至6点两个钟头我一直靠近激战最前线,身处在几千年轻人,大量的燃烧弹同砖头之间,甚至在速龙推进时全部人急速离去时我淡定地逆向而行。我去看昨天自己拍到的视频,只有2分40秒,警察已发射27枚催泪弹,所以我根本不相信运动至今警察只用了2000多枚催泪弹。9月28日民阵说有大约25万人,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有8440人,对於这样一个精确到单位数的数据,许多人当然想笑。其实如果有“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当然可以证实连催泪弹数据,警方也很可能在造假。
89六四时,我绝食淋雨,几天衣服都没换过,而後变成了慢性支气管炎,天气或气温变化时仍不适,医生也同我说过绝对不要去遭遇催泪弹的地方,但想不到昨天差点致命。我旁边有轮椅人士被催泪烟包围,也有警察自己没来得及戴上面罩吃催泪烟,後来看录像,对面射催泪烟的警察根本已被遮住视线,他根本不知他射向的是他们警察自己,当然不会看到我这普通感冒口罩都没戴的人及那位坐轮椅的区议员叶荣。
我极其意外被两枚催泪弹差点致命後,我反而异常平静,身体好一点後,我就开始插入游行队伍。95%游行的人戴上口罩,我这脸没有任何遮住的人,当然会尽量走在行人路上,因为香港政府理论上可以控告数十万人曾经参加“非法集会”的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4点至6点两个钟头我一直靠近激战最前线,身处在几千年轻人,大量的燃烧弹同砖头之间,甚至在速龙推进时全部人急速离去时我也淡定地逆向而行。
2019年9月29日会是我铭心刻骨的一天,当速龙推进,上千年轻人在我身边急速撤走时,当我逆向而行时,有年轻人对我竖起拇指。
我最想说的就是那些有名气及社会地位的中年人,你们明天一定要站出来,如果你们在我昨天出现的地方出现的,就算是行街也好,也是对年轻人很大的鼓舞,因为我昨天看到,在年轻人急速撤退,而我这中年人单身逆向走向速龙时,他们开始慢下来,开始淡定下来。
我单身走向速龙时,我在唱“愿荣光归香港”,我好想看到那些有名气及社会地位的中年人甚至老年人,明天站在同速龙激战的年轻人旁边,唱起这“愿荣光归香港”。
2019年9月29日 PM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