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梁天琦诺贝尔和平奖会极大地鼓励香港的年轻人。我凌晨5点到达香港的高等法院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旁听证有叁百多张,但我仍然没有拿到

我凌晨5点到达香港的高等法院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旁听证有叁百多张,但我仍然没有拿到,新闻报道当然不会去报道这黎明时数百人排队拿旁听证的情景。近日四次在法院30个小时令我极其感动,我极其强烈地感觉到了新闻报道不能覆盖到的香港年轻人的激情。
本月会公布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梁天琦是否可以获奖不明朗,但2020年,梁天琦应该会有很大的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当然我深信,给予梁天琦诺贝尔和平奖,会极大地鼓励香港的年轻人。
我本人当然是报道刘晓波最多的“记者”,对诺贝尔和平奖我也比绝大部分的记者更了解,所以我深信梁天琦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机会很大。
我做新闻报道20多年,被媒体引用的报道上万篇,应该可以被认同是一名资深“传媒人”。对於新闻报道不能覆盖到法院这点,我深有感触,而我近日四次去法院30个小时,才知道了那些没有也不可能被新闻所报道的事情。
离开高等法院时,观察到有五个训练有素的人对我进行跟踪,5人有一人40多岁,一人50多岁,我突然进入一部的士,再转乘其它的士才摆脱他们。这五人极大可能是属於“中国国家安全部”。


2019年10月9日 PM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