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子杰案激起了我们8964领袖们的极大愤慨。这4个月来,我(卢四清)发现过的跟踪就有35次。听审梁天琦案有5人,昨天从政府总部回家时有4人。对一些跟踪,我有布置反跟踪,找到他们的宿住地,收钱做事是层层单线联络,这种极有心思预谋是源自习近平常看的那些国安绝密文件。袭击岑子杰的人很可能人已在广东

我10月15日晚没睡在关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昨天凌晨5点通过後,我想早些去立法会旁听因只有5个名额,但我7点去到立法会已周围有警察,在几百防暴警察从我身边来回经过时我开始睡觉,直到社民连游行到我身边吵醒我,後来我有在近一百个警察的包围中挥舞美国国旗,有一些国际媒体认出来是我想做访问,但我不愿意做访问就收旗离开。在回家的途中,有4人对我跟踪,有人直接跟我入电梯,也有人在一个地铁站出口守住,但我用方法摆脱了他们。
10月9日听审梁天琦案,我凌晨5点到达香港的高等法院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旁听证有叁百多张,但我仍然没有拿到,这黎明时数百人排队拿旁听证的情景令我极其感动,但早晨9点开始有一名可疑人士在我身边转,并用手机偷偷影像,而在梁天琦囚车走後,我离开高等法院时,这名可疑人士骑了一辆摩托车在观察我,我发现有可疑後朝地铁方向走,但观察到有4个人对我进行跟踪,我到达地铁口前看到又有一人在地铁口等我,他看到我靠近时立即用电话通知其它人,我进入地铁口後加速,这人马上也加速,但我突然又出了地铁口,走向附近的的士站,我发现那从高等法院跟到地铁口的4人仍在周围。我登上的士後,发现其中一人走过来看的士车车牌,我说了一个地址後叫司机开车,在中途我突然叫的士停车给钱後迅速再下车,再快速走到另一条路叫了一辆的士离开。
岑子杰案激起了我们8964领袖们的极大愤慨,我看到王丹的公开信已吾尔开希等加入。岑子杰案,对他直接伤害的人极可能只是收钱做事,而给他们钱的人,又极有可能是收另外人的钱,这个给钱的人都仍然不是真正的谋划人。习近平常看的那些“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绝密文件,已经许多次地对香港的行动制订了策略。岑子杰案香港警方说正在侦查,但作案的罪犯,极有可能今天已在广东的某个地方拿到巨款在睡觉。
王丹的声明已清楚说出,岑子杰被重伤,“毫无疑问是典型的侵犯人权,意图制造恐惧的国家暴力行为”。我们散布在全世界的8964学生领袖们,今後几天极其重要的事情就是,向所有的美国参议院议员及他们的助理发出关於岑子杰被重伤的信件,极其清楚地告诉他们,香港绝大多数的网民,都质疑事件背後的黑手是中共政权,故面对中共政权导致的香港人权及民主状况正在急速恶化,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是彰显美国人核心价值的最好机会,任何一个美国参议员不应再对通过方案有丝毫存疑的,参议员们绝对不想看到岑子杰这样一贯主张和平理性的人,也会死在中共极权的黑手下,所以每个参议员,绝对应该去保护香港的人权及民主,让参议院也是零票反对而通过法案。
2019年10月17日 AM 10:45